算是堆弹丸专用

CP洁癖慎点


是傻逼言论者


虽然以这种形式无法写出他们千万分之一的美好
也会想要以最粗劣的文笔写出自己所想所爱的事物

[狛日]幸运与千人一面

[狛日]幸运与千人一面



严重OOC注意

可能会有错词注意





  “狛枝,你相信平行宇宙论吗?”


  明明应该是很平常的一天,和平日一样没什么不同。聊着各种的话题,然后和所有上班族一样的,朝九晚五。


  “哈?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过话说回来,我也不是很怎么相信这种没有证实的虚无缥缈的东西… …”


  “这样啊。”日向创像是若有所思,不再说什么。




  日向创失踪了。


  但与其说失踪,不如说是人间蒸发更合适些。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就连七海也无法用GPS定位找到他的位置,和他同寝室的狛枝凪斗甚至连他是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


  在日向创失踪三天后,未来机关里渐渐有人传出说日向创其实重新变成了「绝望」,现在可能正在酝酿什么阴谋,妄想让世界重新陷入绝望。不过这些话很快在苗木诚以及所有77期生的强烈抗议下被打压了下来。但就算失去了「全能的未来」,未来机关也依然和往常一样有条不紊地运作着。




  但晚餐的时间,狛枝被贰大和终里强行带到了77期生往常一直在此用餐的地方。虽说是聚餐,其实只是他们想单方面询问日向创的事吧。


  “这么说来,就连狛枝君也不知道吗?”


  “抱歉啊各位,日向君可是相当讨厌身为渣碎的我。虽说是在同一间寝室,但是基本没什么对话呢。”狛枝凪斗说着,埋下头开始料理自己的那份食物。其余的77期生也没再多说些什么,开始一心一意地用餐。在听到餐具与餐盘之间发出的清脆的碰撞声后,狛枝凪斗有些庆幸就连坐在他身旁的田中也看不见此时他是怎样的表情,要是看见的话,一定会觉得相当绝望吧。


  真是爱惹麻烦的预备学科。他小声嘀咕着。



  狛枝凪斗什么都不知道之类的事才是在撒谎,这种事情明明一看就明白了。在日向创离开的那天他在场,而且还帮忙收拾过衣物,自然也询问过。现在想想,日向当时的状态确实十分奇怪,就像突然回到了几年前的那段在程序里的时间点上,在面对狛枝的询问时显得束手无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什么,完全没有之前作为成人的冷静。


  然而狛枝依然让他离开了。谁都会有难言之隐,他也不是什么不懂通情达理之人。


  “狛枝。”关上门之前,日向创像是下定决心般叫了他的名字。他看见了,那双异色眼眸里所埋葬的悲哀与不幸。


  “要是三天后我依然没有回来,拜托了,就报告说我死了吧。


  “谢谢你,这么长时间一直受你照顾了。狛枝,我相信你,请帮我最后一个忙吧。”


  “日向君?日向君!日向创!预备学科!预备学科!等等!”


  像是感觉要失去什么,狛枝凪斗发疯般冲了出去,可是房门外的人早已离开。什么都没有。


  好吧。他当时想,重新走了回去。但愿自己的幸运可以让他不再换室友了。



  但是,现在呢?


  狛枝凪斗盯着那道与外界连接的门,门内的那间一个人生活的房间完全一点生气都没有。他很早就知道,一直一直,直到现在。好了,现在好了。狛枝扫了一眼手机上的日期与时间。


  现在已经是日向创「失踪」的第五天了。依然一点消息也没有。


  干脆扔开手机,狛枝凪斗将整个人都陷入柔软的被褥里。他回忆着之前的点点滴滴,那明明是日向创,但又不是日向创。狛枝所认识的、所熟知的日向创可不是这样,那个日向创是不可能抛下未来机关的一切离开,更别提这里还有个狛枝凪斗需要他管住,他不可能就这么离开。


  除非是「神座出流」。


  狛枝又重新理了理思路,还是排除了那个想法。就算是「神座出流」,怎么会那样的… …绝望?而且就算是这样,「神座出流」也不可能在他面前隐藏,「神座出流」可不会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来浪费才能。


  在我所不知道的地方,日向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或者,是他发现了什么吗?


  狛枝盯着头顶的那片白得有些刺眼的天花板,脑子里的疑问乱七八糟地混成一团。他又记起日向创离开之前说的那些话,这种像遗言一样的话语,他越想越有些后怕。稍微又考虑了一下,狛枝还是决定到日向创的卧室去看看,要是日向真的有自杀倾向的话,或许那里还可以看出点什么。



  狛枝凪斗记得他们一年前刚刚来到这个寝室的时候,他还并不是很怎么愿意和日向搭伙。虽然他讨厌毫无才能的预备学科,但倒也不是全因为这个,主要还是自从程序里出来之后日向创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当然,既然继承了「神座出流」的才能,这种事也是不可避免的。只不过自从那个时候开始,日向创变得越来越像「神座出流」,他和日向之间的交流变得少了许多。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日向开始用看类似于看垃圾、蛆虫一般的眼神看着他。虽然因为自从程序中自己做得那些事情被其余的77期生所厌恶后,这种事也时常会在他们身上发生,但狛枝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其他人的厌恶他并不在意,可就是不满日向创。不过是区区预备学科,只不过是区区预备学科罢了,凭什么和超高校级的大家、充满希望的大家一样啊。明明应该和身为渣碎的我一样,成为使大家的希望熠熠生辉的垫脚石才对。


  日向创究竟有什么不同?


  这个问题就算是相当聪明的狛枝凪斗,花了近一年的时间也没有想明白。日向创真的如他们所看到的那样充满着未来与希望?还是说这不过是才能的表现、大家的错觉?


  具体是什么早已遗忘了吧。


  狛枝凪斗转动门把手,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这间除了最开始搬进来的时候只进过一次的日向创房间的房门。这里的一切和他想的一样啊。有些惊喜,狛枝又像个孩子一样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和他住在同一屋檐下的日向创就算在这种环境下,还是很喜欢温暖的颜色啊。这种人真的会莫名其妙自杀吗?


  一边感慨着自己想太多,狛枝一边随意翻看日向留在书桌上的各种笔记。未来机关的也有,关于绝望残党的也有。突然看到了什么出乎意料的东西,狛枝停下手里的动作。那个好像是自己的义肢的设计稿吧,他到现在都还留着吗?


  从程序里出来之后,日向创曾动用才能,和左右田一起连夜赶工了好几天,才给狛枝赶出了这个机械义肢。再经过后几个月来的调节和更新改造,现在的义肢已经相当契合狛枝的身体了。只是狛枝没想到日向现在依然在给他更新。


  继续翻找,越来越多熟悉又陌生的东西被翻了出来。这个是上次聚餐的时候照的照片,那个是他们一起将要离开贾巴沃克岛的时候的,那些是当时的文件,没想到居然连他之前和日向照的合照也在,狛枝还以为已经被扔了呢。果然还是不明白,要是觉得麻烦的话干脆全部扔掉不就好了。就像之前那样不就好了吗?


  “嗯?这个是… …”在狛枝推开所有的纸张之后,书桌上露出了一角黑色的东西,看起来应该是笔记本之类的。啊哈,难不成日向君有写日记的习惯。想着需要了解日向君的之类的理由,狛枝有些迫不及待地翻看了起来。


  “我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秘密。”


  诶,难不成日向君和田中君在一起呆久了,都变得中二起来了吗?强忍住内心想要吐槽冲动,狛枝接着往下看。


  “我们的世界其实存在一个关于「消失」的应对措施。简单点来说,假说整个世界可以被分为无数不同的小世界,每一个世界中都必然存在一个「我」。但据事实上来讲,任何小世界与小世界之间是不存在「母」与「子」之分的——


  “也就是说,无论哪一个小世界的「我」都存在消失的可能性。虽然一个人生来「幸运」与「不幸」都是确定的,但小世界的不同会造成同一个人「运气」的差异。那么,如果其中一个小世界里的「我」的「幸运」足够强大的话,这个小世界就会成为「我」的「中心」世界,其余的则会成为「我」触发世界对应机制、成为「绝对幸运」的「牺牲品」。


  “狛枝君?狛枝君?你在里面吗?”门外突然响起来敲门声。“啊,我在的索妮娅小姐,发生了什么事吗?”


  “今晚大家要出去找日向,狛枝君也去吧。”那种事情还有找的必要吗,都留下那种话。啊,差点忘了,他们还不知道呢。


  “我这种渣碎就算了吧,就算去了也只能给大家添麻烦。抱歉了,索妮娅小姐。”


  外面沉默了一阵子方才回复:“… 我知道了。狛枝君也要小心点啊。”


  是在提醒他的「幸运」吗?狛枝低头看看笔记本。还是先看完吧,其他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




  “虽然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但我已经发现了存在于我们这个小世界里的一名「绝对幸运」。”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狛枝凪斗不自觉得捏紧了手里的纸张。他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视线下移看到了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是狛枝凪斗。


  “在我长时间的观察中,我发现狛枝凪斗异常符合在「这个世界」中能够成为「绝对幸运」的人的绝大部分条件。包括因为他的「幸运」而伤害他亲近的人,以及他多年以来的「幸运」与「不幸」交织的非日常生活。理论上讲,「绝对幸运」身边的人… 他们… …”


  这页笔记的最后面出乎意料的是一大堆的乱笔和大块大块的黑色墨迹,再看看日向创当时字迹的潦草程度,狛枝凪斗估摸着日向创那时候可能相当癫狂。他又仔仔细细阅读一遍后依然看不清任何东西,只好叹了口气然后翻过这一页。


  “我开始怀疑这个小世界的「神座出流」的存在特殊性。如果说当年的那场手术的成功已经足够幸运的话,那么我也应该能够成为「绝对幸运」才对。但是根据这个世界的应对措施来讲,不可能同时存在两个有一定关联的「绝对幸运」。也就是说,如果狛枝已经是「绝对幸运」的话,那么必然会有另一个小世界的「我」进行了相同的手术,并且极有可能比我更成功,说不定那边的那些家伙,他们甚至已经创造出了「神」。那样的话,我会… … 直到… …


  “死亡。


  “… 我无法肯定狛枝是否是「绝对幸运」,但是已经可以确认我的存在。


  “所以,很遗憾,这个世界的「日向创」,不过仅仅只是「垫脚石」的一员罢了。


  “那么,到此为止吧。我会将这个笔记本留下,要是哪天有人发现了它的话。就请把它当作一个玩笑,一个故事,不要尝试去寻找。谢谢。对不起。”


  笔记本的中能够被看清楚的记录到此为止,狛枝凪斗又向后面翻了几页,发现后面应该还有些什么,但是被人用墨水覆盖了,只能看见些零零散散的字词。狛枝推测应该是日向创之前发现了这些话的不妥,故意染黑了。但是到底有什么呢?明明都留下了这样的东西,要是真的不想让人知道的话,完全可以烧掉啊。自己果然还是搞不懂日向创的想法。


  “果然,还是去机关看看吧。”




  “狛枝君?你怎么来了?”前脚刚进未来机关的大门,狛枝后脚就和结束一天的工作、已经集合完毕准备出发去找日向创的77期生撞上了。


  狛枝挥了挥手中厚实的笔记本,答道:“没什么,只是来找七海桑处理一下文件罢了。”他没有和77期生说起笔记本的事情,毕竟现在还只是猜测,在真正可以确定之前他可不能让充满希望的大家为这个而担心。而且这种事情果然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是吗?


  “狛枝君?”


  “啊,晚上好七海桑。”见屏幕里的粉发少女揉着眼凑近了些,狛枝凪斗把自己手里的笔记本摊开,正好翻到有笔记但有墨迹看不清的那一页,“这个是我在日向君房间里发现的,但是因为墨水现在看不清了,七海桑可以尝试着还原一下吗?”


  “唔唔… …”七海千秋先是看了看,但估计是狛枝拿太远了,她抬起头想了想,道:“还是不行,嗯,狛枝君要不把这一页用旁边的传真机扫一下吧… …我是这么想的哦?”


  “啊哈哈,可以的话真的帮了大忙了呢。多谢了七海桑。”原本打算不破坏日向的东西的,但狛枝凪斗看了看传真机,还是把那页纸张撕了下来。


  “狛枝君。”


  “嗯?怎么,七海桑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七海指了指狛枝手里的笔记本,“狛枝君干脆全部传过来吧,毕竟还要看之前的分析。可以吗?”


  听到七海的话,狛枝凪斗稍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回过神来将纸页一张一张撕下来传上去。在确认七海已经接收完毕之后,他才收好那堆纸张,和少女道别离开,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真是奇怪啊。”在人们所看不见的地方,AI少女皱着眉看着那些文件,在大脑里翻找着关于友人的资料。“绝对有什么地方不对,难道说是长期压迫出现的幻觉吗… …可为什么… …”指尖划过蓝色的光屏,少女最终关闭了界面。不会有人知晓她又知道了什么,明天又会是崭新的一天。



  狛枝凪斗是被电话的铃声吵醒的。醒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居然在沙发上睡着了,难怪有些晕乎乎的。起身之后狛枝摇摇晃晃地走到卧室里,摸索了好一会儿才在床上找到那个震个不停地小东西。


  “喂?”


  “狛枝前辈,那个,你现在在哪里?”听声音就知道是和自己声音很像的苗木诚。


  “我在寝室,怎么了苗木君?我记得我今天好像请了假吧?是有什么急事吗?”


  苗木诚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考虑应该怎么说:“是这样的狛枝前辈,我们昨天找到日向前辈了… …”


  “什么?找到了?”原本在看完那个笔记本之后,狛枝凪斗一直都以为日向创不会再回来了,或者说是「消失」了才对。所以他才会觉得昨天77期生和苗木诚所做的这件事毫无任何用处,对他们也不抱有任何希望,可是没想到现在他们居然真的找到了。


  “但是… …日向前辈他现在状态很不好,从昨天晚上我们找到他的时候就一直昏迷着… …”苗木诚稍微停顿了一下,“昨晚罪木前辈检查过了,日向前辈可能… 再也… 醒不来了… …”听到苗木越来越小的声音,狛枝只觉得脑海里就像炸开了一样,耳边嗡嗡作响。


  “… …这算什么啊?”他听到自己有些沙哑的声音,“要是这样的话,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而且比起没有任何生气的行尸走肉,倒不如说死去更好吧… …”狛枝凪斗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不知不觉就把话说了出来,就连一直以来他自以为傲的平稳情绪都开始产生波动起来。


  似乎是被狛枝突如其来的话语吓到了,苗木诚慌忙安慰他道:“狛狛枝前辈!请冷静一点!虽说是这样,但是日向前辈是有希望醒来的。狛枝前辈,冷静一点,过来医院看看吧。”


  察觉到自己的情绪太激动,狛枝深吸一口气,道:“… …我知道了,我会来的。谢谢你,苗木君。”苗木诚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狛枝挂断了电话。稍微整理了一下因为昨晚有些皱的西装,狛枝最后看了一眼那个笔记本,抬脚走了出去。



  医院离未来机关的宿舍并不远,徒步去也就十分钟左右的路程,毕竟最开始就是为了方便大家及时处理伤口而专门选在了距离较近的地方建宿舍。一路上狛枝凪斗看见,以前绝望残党造成的建筑物废墟上已经长出了小花,附近的年幼孩子们倒也很乐意在这里做游戏。以前没怎么观察过,毕竟以前好像都是和日向创吵着架——虽说其实只是他单方面地讽刺罢了——走去机关的路上或者其他地方。话也说回来了,狛枝稍稍细数了一下,似乎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是日向和他去做任务,而他也习惯了这种生活。


  有时候习惯还真是种可怕的东西。


  想着,狛枝凪斗默默加快了步伐,比预计的时间更早一点到达了医院。


  “啊,狛狛枝君你来了?”最先注意到在医院门口瞎转悠的狛枝的是负责照顾日向创的罪木。黑发少女抱着一堆相当有分量的报告单,很好心地告诉了狛枝日向所在的房间位置。啊,不愧是充满希望的大家,不管多忙还有时间在意我这种渣碎之类的真是好心啊。狛枝看着罪木很忙,为了不让她更加烦心就没有出声,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赞美了一番。


  不过不是有那么点像以前他在程序里得绝望病的时候吗,只不过病人与探望病人的人互换了角色罢了。狛枝凪斗想着,日向君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呢?会担心我的安危吗?祈祷过吗?或者希望过我康复吗?和我的感觉一样吗?但是当时日向君好像相当厌恶吧,明明知道我得的是「撒谎症」,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为什么又要离开呢?令人费解。


  刚才来的时候罪木说过开始在病房里的大家都回去休息了,现在除了睡着的日向创以外没有其他人,但走进病房之后狛枝才发现原来苗木诚还在。不过看苗木满头大汗的样子狛枝估计他也是刚到,于是冲苗木点点头,放轻脚步声走了进来。


  “诶,狛枝前辈来得好快啊。”


  “没什么,毕竟宿舍里得比较近嘛。苗木君才是,专门从机关那里赶来的吧。”狛枝凪斗说着,走到日向的病床旁。到此为止他们已经有六天未见了,日向那天出去的时候穿得工作西装已经被换成了病号服。估计是没好好吃饭休息的缘故,以前加班时生得黑眼圈现在显得更浓了。


  苗木诚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雾切桑让我来看看日向前辈有没有好转在,毕竟人突然被找到,未来机关那边高层也很关心的。”


  关心?狛枝凪斗冷笑一声。明明就是因为日向创曾经身为绝望残党,想压榨完他作为「全能」的最后一点价值。不过他很快收好了表情,比起这个,狛枝更想听听苗木他们是怎么找到日向创的:“那个,苗木君,我冒昧地问一下,你们当时是怎么找到日向君的?”


  “嗯… …其实也不算说是我们找到的,是日向前辈来找我们的。”


  “哈?”狛枝以为自己听错了。“是日向前辈自己走回来的没错。”虽然苗木再三重复,但狛枝还是不愿意相信,留下那种话、那样笔记的人还会自己走回来?还是说日向创反应过来这些东西不过是他自己的一个幻觉谎言吗?


  “那苗木君,日向君他又怎么昏迷了?”


  “这个… …”苗木诚面露难色,“… 抱歉狛枝前辈,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因为开始日向前辈回来的时候我看他状态挺好的,所以我就回机关了。可是我没想到日向前辈后来会昏迷,据左右田前辈他们说,日向前辈他是在回寝室的途中突然倒在地上的,之后就没再醒来。我也是半个小时前才知道这件事,然后很快通知你了。”


  这么戏剧性,真的没有人骗他吗?狛枝凪斗盯着苗木诚的脸,被盯着的人表情真诚,而且狛枝也了解苗木也不是很会撒谎的人,就算撒谎也不会骗过他的。


  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苗木诚见狛枝移开视线,低下头盯着日向创的脸发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于日向的事他心里多少还有些愧疚,苗木想要开口说些什么。“那个,狛枝前辈… …”话还没完全出口,狛枝应该是收到了什么邮件,手机发出的响声在安静的病房里显得格外响亮。狛枝抬头看了一眼苗木,看见苗木有些尴尬地挥了挥手后,就埋头解开手机锁。


  是七海发过来的邮件,邮件主题写着那张文件她已经处理完了。狛枝有些惊讶地挑眉,他原本以为要等到明天才行,果然还是太小看人工智能了吗。他点开邮件,只见七海在最上面留了一句话。


  「我希望狛枝君无论如何,请相信日向君,也请相信自己。」


  下面就是那张纸上面被覆盖的内容——



狛枝:


  虽说有些唐突,但是我果然还是想要在这最后的时间里给你写封信。你可能会笑吧,明明我们住在同一屋檐下,有些事情确不能用言语说明,只能寄托于这种古老的方法。


  狛枝,我知道之前的那些「东西」你已经看过了吧。那么,你相信我吗。我知道,就像我之前问过你的那样,你不相信平行宇宙的存在,那么一定也会觉得我在笔记本上的不过是我的幻觉。正如你说过的,我只不过是个继承了「才能」的预备学科罢了。可是也正是因为那些「才能」,我确确实实感觉到了,我们周围有什么东西限制着我们。那些东西会发出奇怪的声音,有时候甚至会吵得我睡不着觉。


  狛枝你能想象吗,有时候我也会梦见自己的尸体,看着那些和自己长着一样面孔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但是在最后,我看见了你的尸体。


  我不能确定这是否是「预言家」的「才能」又或者是其他什么提示,我很担心,很害怕,要是有一天你真的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去了我该怎么办。一直到后来有一天,我研究了许多文献,得出了「绝对幸运」这个结论,还有一个令我更加害怕的结果。


  狛枝,对不起,我撒了谎。


  「绝对幸运」确实存在,不过不是你,是我。会导致大家莫名其妙死去的人是我才对。


  是的,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大家都有着超高校级的才能,都充满着希望。所以我不能因为我的自私而毁掉这个「未来」与「希望」,我选择亲手了结自己。


  所以拜托了狛枝,我将这个「未来」托付给你们。


  谢谢你,对不起。


  ■■,■■■。



日向创




  文件到此结束。就像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这一刻,狛枝凪斗再也没有办法握紧手机,任由它从自己的手里脱落。


  “狛枝前辈?!”


  无论苗木诚再怎么叫他,狛枝凪斗依然没有半点反应。啊啊,这可能才是最「绝望」的事情了吧。狛枝用戴着义肢的左手抓住自己像棉花糖一般柔软的白发,用力向外拉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明明因为「幸运」而苦恼的人是自己才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日向君一定是因为我的「幸运」吧,区区预备学科怎么可能成为「绝对幸运」。骗人的,骗人的,骗人骗人骗人骗人骗人骗人骗人。


  “狛枝前辈!!”


  “… … 抱歉啊苗木君,可以先出去一下吗… …我想一个人… 和日向君待一会儿… …”


  “可是… …”苗木诚还想问些什么,可是他一看到狛枝凪斗异常颓废的样子,就什么话也问不出口。只得叹口气,轻轻关上门离开了病房。


  “日向君… …现在又是只有我们了呢… …


  “啊,话也说回来了,我们到底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好谈谈… …嘛,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你现在可能什么也听不… …咳咳,嗯嗯,所以说果然我们还是需要好好交流吧?上一次和你聊是多久了?嗯,我记得应该是我们刚才程序里出来的时候,是的,那个时候是日向君在照顾身为渣碎的我。


  “其实啊,我很高兴还能有人记得我,虽说是个预备学科让我有点不爽,但是毕竟我这样的人也只能和你凑对了不是吗?哈哈,日向君你一定又要抱怨我老是把你叫做预备学科了,我记得很清楚,你每次都是这样哦。


  “日向君,我也看见了你留在书桌上的那些东西哦。真是一点也不老实呢,上次明明都给我放了狠话了,说什么回去一定会把合照扔掉的之类的,日向君真是的,说一套做一套。


  “日向君也相当坚强呢,作为预备学科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啊,既然是平凡的预备学科就不要总是把所有工作都往自己身上揽,以为继承了「才能」就可以完全做好了吗?你倒是看看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


  说着说着突然就哽咽了起来,狛枝凪斗赶忙仰头把泪水全部收了回去。


  他伸出作为人类存在的右手,紧扣住日向创的右手。


  “我相信哦,日向君。不管是「希望」,还是「未来」,或者还是你和我「幸运」,我都深信着。区区预备学科可不要小看了作为超高校级的「幸运」啊。


  “所以快点醒过来吧日向君,「未来」可是需要我们一起去创造。”



  END







最后面的一点点碎碎念:

这里是芝士   (ノ´∀`*)

入弹丸坑很晚,现在才将近一年,第一次写弹丸相关,也是第一次写狛日

写得很差,看过的人都说“感觉没有一点CP感”,我的错Orz   总之欢迎捉虫

断断续续地写了三天,一共8.49k,已经算是个人的最好记录了

个人太弱完全写不出来狛日的好,哭唧唧

其实全文就是写日向君为了大家的未来然后强行毁掉自己(相当于封闭自我的那种),然而完全没有写出自己心里的那个温柔的日向君Orz 更别提根本没有写出狛日两人多么多么好,总感觉强行结局 Orz(其实开始打算写BE来着然而写着写着就完全放飞了自我,之后写了算是双结局的东西→论日向君是否会醒来)

emmmm其实吧别看把我日向君写成这样(不是你),请一定要相信软弱放弃并不意味着是懦夫。其实个人觉得日向君就是这样,相当软弱但同时又很坚强

狛枝的话,反正给我的感觉就是心口不一的希望厨(说白了就是傲娇),但是很有能力(傲娇的资本),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能文能武,虽然体力可能跟不上但是脑子很好用啊,嗯传教的时候不算

其实很想吹一波七海小姐姐,她超棒(超小声)

同时表白一下狛日圈的太太们XD 太太们的粮真的太棒了,嗯嗯第一次吃饱到哭

其实超想看日向君揍狛枝君的场面,一定相当精彩(喂喂喂(大概就像→日向:啧,死希望厨,狛枝:啧,预备学科

以及日向君最后信里的是“请发挥想象根据上文内容填补出相应空格”,填去死希望厨(划掉)什么都行哦(喂喂喂


评论(8)
热度(80)

© 魔法芝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