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堆弹丸专用

CP洁癖慎点


是傻逼言论者


虽然以这种形式无法写出他们千万分之一的美好
也会想要以最粗劣的文笔写出自己所想所爱的事物

[狛日]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狛日]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狛日已交往为前提

OOC强反应,两个人之间傻傻的恋爱

调(sa)香(jiao)师(wang)枝X偶(chong)像(zhi)创

没有希望之峰学院设定

因为是临时想起然后翻了一下关于调香师的资料,可能会有诸多问题,请多包涵

听朋友的意见尝试写了一下有些黏糊糊的日常X

都是同名游戏的错!

关于两个毫无任何联系的职业是如何强行扯(不是)到一起的

虽然比较少,但主要是半夜灵感来了实在睡不着就爬起来写,还没写完就睡着了,结果我居然忘了我调了闹钟于是就只睡了四个钟头… …我后天还要考试啊(这是要挂科的节奏,好孩子千万不要学)

看他们虐狗也还真是为难七海小姐姐了,下次就写左右田(喂喂喂

全文说明一个道理嫉妒使人变形(别信

没有审核所以有些地方可能读不通,请多包涵,欢迎捉虫X







  最近的日向君状态很奇怪。


  眼看着面前的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时针缓慢地移动,即将指向十二点。狛枝凪斗有些烦躁地将面前的各种香料全部向前一推,干脆趴在桌子上开始睡觉。


  都已经要到十二点了,日向君还是没有回来。狛枝又看了一眼手机,之前给日向君发的消息仍显示着已读但并没有回。明明以往这个时候,他们早就做着所有热恋中的情侣都会做的事情,一起黏黏糊糊地滚到床上去了,哪会有现在狛枝独守空房的场面。更可恶的是,这种情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已经连续两周没有等到深夜回家的日向君。就连早上起来的时候,一摸枕边也只剩下证明日向君有睡过的余温。


  所以他今晚绝对要捉到日向君!就算不做什么,抱抱日向君也好啊,说起来他好像也有两周没有抱过日向君了呢。想起来狛枝凪斗就觉得有些委屈。当年明明是日向君先贴过来的,告白也好,说什么想要结婚然后一辈子在一起的请求也好,明明都是日向君先提出来的,那为什么现在是自己感到寂寞难耐啊!不过也是呢,自己调制的香水能被日向君认可,能和日向君这样充满希望的全民偶像在一起,能作为日向君的恋人这种事情,早就透支了自己一辈子的幸运也说不定。


  但不应该是既然作为恋人就是该有恋人之间的样子吗?揉了揉自己本来就够乱糟糟的樱白色头发,狛枝更烦躁了。


  “我回来了… …诶狛枝,你还没睡吗?”


  “日向君!”突然听到恋人开门的声音,狛枝马上像大型犬一样扑了过去,伸手搂住了日向创的腰,还顺带不忘蹭了蹭,“为什么日向君天天这么晚才回来?虽说像我这样的垃圾可以不顾自己的身体但是日向君可不行!日向君要好好爱护自己才能绽放出更加耀眼的希望啊!”


  对于恋人有些奇怪的话语早已习以为常的日向创抬手揉了揉这条大型犬的脸:“抱歉啊狛枝,让你担心了。最近因为要拍新的电视剧所以有些忙,也忘了通知你。以后我要是还是很晚都没回家的话你就先睡了吧,听到了吗?”


  “可是没有日向君的话会做噩梦,睡不着的。”被恋人安慰后已经心满意足的狛枝依然像小孩子一样变本加厉地撒着娇,尝试着把头靠在日向的肩上。一向溺爱自家孩子的日向自然不会阻止,还反过来抱紧了狛枝。


  贪婪地吸着日向身上的气息,狛枝感觉到自己被满满的治愈了。直到他在日向身上闻到一丝香甜的味道。


  熟悉各种香水的狛枝立马就反应过来这是香水的味道。狛枝·智商一下子就上线了·凪斗想起自己以前从没闻到过日向喷这个味道的香水,更别说自从和狛枝交往过后日向一般只喷狛枝自己调配的香水。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味道是怎么回事?


  “狛枝?狛枝?又怎么了?是太累了吗?”察觉到狛枝的动作突然僵住了,日向有些疑惑地摇了下狛枝的肩膀。


  “… …没什么,只是日向君… …你,那个你最近换香水了吗?”狛枝心里大喊不妙。就算回答说不用自己的香水也好啊,虽说日向君现在很晚也不回家。但是这样回答的话就不会有那种可能性,以自己的幸运起誓绝对不会的,日向君这么温柔的人怎么可能… …


  “诶,没有啊狛枝,我一直都是用你配的哦。为什么要这么问?”


  … …出轨。


  … …这绝对是出轨了吧?不仅半个月不和自己亲密接触。


  还有日向君的身上,已经有「她」的香水味了哦。




  等第二天早晨起来看见了身旁睡得正熟的日向创,狛枝凪斗才松了口气。还好昨晚自己把日向君强行拖上床处理了一顿,辛苦了一天的日向加上晚上的一点运动,自然会敌不过睡意。这才让狛枝有早上接触他的机会。


  趁着日向没有醒,狛枝没忍住趁机玩/弄日向君的呆毛,每次只有这种时候日向才不会阻止他。眼看着对方快要醒来,狛枝赶快放手离开卧室去厨房准备早餐。因为之前日向创很少在家吃早餐,狛枝这两周基本都没往自家冰箱里填过什么。对着基本上是空荡荡的冰箱忧愁了一会儿,狛枝还是决定简单地做有营养的三明治再配上牛/奶比较好。


  等狛枝切好面包和各类蔬菜的时候,日向创已经穿好衣服来到了厨房里。


  “早上好,狛枝。”


  “早上好,日向君。”狛枝继续着手里的动作,但没有像以前还不安分地凑过去亲了一下日向的额头说早安吻,也没有转头看日向。


  “那个狛枝,还要我做些什么吗?”似乎是觉得气氛实在有些不舒服,日向眨眨眼,凑近了狛枝一些。要是以往,狛枝一定会大喊可爱然后吻过去吧,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此刻他现在完全提不起什么兴趣。


  狛枝还是微笑着回复了:“不用了哦,牛/奶已经热好了,三明治也马上做好,日向君就乖乖等着就行。”


  “这样吗,好吧。”


  听到回答后狛枝用余光瞄了一眼日向,对方好像在因为被自己莫名其妙的冷漠而烦恼着,手指有些用力地搅着衣角——一般日向不安的时候才会这么干。难道说是怕被自己发现了出轨这个事实吗?嘛,放心,在找到「那一个人」是谁之前他狛枝凪斗是绝对不会和日向创摊牌的。身为「未来机关」的首席调香师之一,加上自己的幸运加成,他就不信找不出这个人来。想着,狛枝凪斗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日向君,已经可以吃了哦——”狛枝好心地提醒了一下还在外神游的日向创,把热好的牛/奶推到了他面前。


  “啊?啊!谢谢… …啊好烫!”日向原本打算接过来,但因为刚刚热好的牛/奶还有些烫手,手条件反射不受大脑控制松开了,作为容器的玻璃杯就从空中跌落了下来,“对不起!嘶——”正准备捡掉那些大块的碎玻璃,却被划伤的日向发出一声惊呼。


  狛枝见状连忙去找家里的医疗箱给日向包扎。“真是的,都老大不小的人了,给我好好注意一下啊。更别说日向君现在作为偶像,受伤那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发生的。以后有什么我来办就好。”


  “可是,狛枝… …要是你划伤了的话不会影响调香吗?”


  “这种事情日向君完全不用担心,就算手不能动了好歹我的鼻子没有坏,香味是怎么样还是可以闻出来的。”


  听到狛枝的话日向创似乎还是想说些什么,但抿了抿嘴,终究还是没说。






  “狛枝君,你在这里干嘛?”同样身为「未来机关」的首席调香师之一的七海千秋一回头,就看见了自己的同事在以一种很可怕的眼神在盯着自己。估计不理他任由这样下去自己晚上绝对会做噩梦的,七海能没有忍住问了他。


  被提问的人毫无任何作为跟踪者的自觉,只是两手一摊,反而开始询问起七海:“没什么,只是想问问,刚刚闻到了七海桑身上的香水味,是七海桑你自己配的吗?”


  “是的哦,因为最近受人之托所以刚刚研究出了一个配方。”听到这个回答后狛枝原本就有些阴沉的脸色变得更黑了,这让七海不免有些担心起来,“狛枝君?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的,谢谢了七海桑。”


  果然是七海,就在刚才的近距离对话的过程中他就已经闻到了,日向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就是来自七海身上的。应该说果然比起自己,日向君更喜欢身体柔软的女孩子吗?虽然之前在和日向君交往的过程中也有预料过这种情况的发生,只是狛枝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快。难道说他和日向君的恋情就要以对方出轨而这么结束了吗?


  真是不幸。


  还是去找日向摊牌问一下吧,要是还有可能的话他不会这么放弃的… …想着,狛枝凪斗走出了「未来机关」的大门,要是有挽回的余地的话或许还可以继续下去,然而现实立刻就给了他当头一棒。出门右拐,准备踏上回家路的狛枝,一眼就看到了戴着墨镜的日向君… …头上的呆毛,以及他身边的七海。


  这,这不是捉奸现场了吗?!狛枝赶紧躲到一面墙后面暗中观察。


  日向君居然会因为七海桑干脆出现在了大街上!虽说还戴着墨镜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但是自己以前也没有日向君主动来找他这样的待遇啊喂!


  可恶!狛枝凪斗很不甘心,手不自觉地捏住了墙的一边。要是自己的力气足够大的话,估计这面墙都要被他捏碎了吧。


  隔得有些远,狛枝听不清他们具体还在说些什么。只是远远的看到日向似乎聊得很开心的样子,然后七海把一个包装很精致的礼品盒给了他。虽说是女方给的,但会不是是定情信物?!这,这样的话该不会今晚日向君一回家就会和自己提分手吧?!不行不行为了挽救自己晚年的幸福他绝对要阻止!


  “日向君——”就像往常日向回家那样,趁着日向没反应过来狛枝就扑了过去。但在看到日向有些惊讶夹着着尴尬的复杂表情之后,狛枝立马选择了放开手。“为什么日向君会来这里,明明以前都不会来的。”就算是我。


  “那个狛枝… …”日向创转头求助一般看了看七海。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早就看透了狛枝心思的七海已经选择全身而退了,她可不想扯到两个因为恋爱智商降为负数的人之间的战争里去:“那么,日向君,狛枝君,我就先走了哦?再见啦。”


  “等… …”“嘛好的,既然七海桑走了那么我们来聊聊吧?”狛枝挥了挥手中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日向手里抢来的那个礼物,看着日向稍微有些紧张起来了。什么嘛,居然会紧张成这样… …狛枝凪斗现在感觉非常不爽,恋人当着自己的面出轨什么的,还真是比之前经历的所有不幸加起来还要不幸。


  “呐,日向君不解释什么吗?”


  “解释?解释什么啊?狛枝你在搞什么啊,快点把这个东西还给我!”


  “哈?日向君还真是没有一点身为有恋人的人的自觉啊?明明都已经有我了,还到处沾花惹草… …”看着对方一脸茫然,狛枝只觉得越说越火大,无视了日向的阻止,干脆利落地撕掉了礼物的包装。


  “你这家伙给我住手!你在说什么啊!停下来!不准撕掉那个!那个是——”


  “是什么?七海小姐给的定情信物吗?嘛,虽然我知道我这种垃圾虫子配不上日向君但日向君也不要随意践踏别人的感情啊,都被我当面抓住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嗯?礼物果然是香水呢。”在精致的礼物盒中心位置,那个小小的墨绿色的瓶子里就像是装进未知隐秘之地的湖水,散发着点点星光。狛枝凪斗又打开瓶盖仔细闻了闻,香味和日向还有七海身上的味道一样。


  “难道说你们还有共用一瓶香水的习惯?”拿起香水瓶又仔细地观察了一番,狛枝凪斗有了更加惊人的发现。


  “哦呀,这里好像还刻了什么字,还真是浪漫… …说起来以前日向君从来也不让我在给你的香水瓶上刻字,说什么不好看,哈哈,果然我还是有别于七海小姐吗… …还是说日向君更喜欢女孩子一点呢?日向君?”


  “… …吵死了。”


  “啊抱歉抱歉,居然惹日向君生气了,没有关系的要分手的话我也不介意… …”


  “我说啊狛枝,你就不能先看看上面刻的是什么吗?”“哈哈,是想让我完全死心吗?好吧那我就看看… …”


  借着从树丛间散落下来的细碎阳光,狛枝凪斗睁大眼睛,看见了玻璃瓶上的字——


  Komaeda Nagito


  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啊咧?


  “日日向君,这个上面为什么是我的名字?”搞不清现状的狛枝凪斗完全懵了。上面不应该是爱啊或者七海和日向的名字吗,为什么会是他的?


  “狛枝真是个笨蛋妄想症患者,也不想想像你这样的有着好看的脸的人都不会出轨,深爱着你的我又怎么可能呢?”说着,日向抱紧了狛枝,揉着他的头发,那是以往他们每天都会做过很多次的事情,“很抱歉狛枝,虽然之前一直想给你个惊喜,但我也不知道送什么好。想着你既然喜欢漂亮的东西就和七海商量了一下,请她帮忙配了一款香水给你。当然我也去帮忙买香料了。虽说撒谎说拍电视剧很忙骗了你,我很抱歉。”


  “那日向君为什么今天回来这里?”


  “哈?还不是因为你啊!”换上了一种恶狠狠的语气,日向捏了捏狛枝的脸,“要不是早上你突然那么冷淡,害得我以为我做错了什么。我这么早才不会来找七海,也还真是麻烦她赶工了。不过没有什么瑕疵还真是幸运呢。”


  “本来就是日向君的错,要不是因为日向君每天忙得太晚我才不会这么紧张。”危机总算解除。再一次心安理得地接受恋人爱/抚的狛枝凪斗心情非常好,扬起头在日向创的脸颊旁亲了一口。“早安吻,补上了哦。”


  “是是是,你还分手吗?”


  “不分了不分了,我要一辈子和创在一起。”




END






路人:没见过这么光明正大虐狗的,我要报/警谢谢 :-)


真的没了


评论(12)
热度(88)

© 魔法芝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