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堆弹丸专用

CP洁癖慎点


是傻逼言论者


虽然以这种形式无法写出他们千万分之一的美好
也会想要以最粗劣的文笔写出自己所想所爱的事物

[狛日]乌托邦

[狛日]乌托邦



大概是年前最后一更了,我要沉一段时间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注意!平行世界与克隆人造人设定

注意!这里是 人造人枝X中年大叔创

真的很对不起,写着写着结局就写烂尾了抱歉!

依旧是从本子上翻出来的旧故事·新编,依然很短很烂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总之还是感觉人物性格抓偏,存在OOC

还是,没什么审核,欢迎捉虫 (ノ´∀`*)






  “根据近年来克隆人犯罪率的提升,我们的政/府应该制定出更加详细周密的法律来进行管理克隆人所属的人权方面的问题。从而使克隆人也能和普通人一样拥有爱、善良、诚实、真诚、友善、仁慈。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制造出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完美的乌托邦。”




  他从梦中醒来。


  与之前的黑暗不同,在短暂的光亮之后,越来越多带着白色口罩的奇怪的人涌进他的视野里,他的鼻腔中也充斥着消毒水的气息。


  他看见他们像是在说些什么,那几张嘴一直在不停地张大又缩小。他睁大了自己铁绿色的眼眸。


  潮水终退去,世界重归与喧嚣。


  他听见了。


  “报告,实验品KT-0428醒过来了。去,叫申请人来领取。”



  少年,不,应该是实验品KT-0428在经过长达一周的调整之后,终于在独立实验室外的大厅里见到了他的申请人兼领养人。


  他站在远处,被那些身穿白大褂像医生一样的人紧拉着手,看着那个摸约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向他扑过来。手臂被那个男人捏得生痛,但他连眉头都不敢皱一下。在调整的一周的时间里,他看到了太多对于那些反抗人类的克隆人的惩罚。所以他会很乖,就连之前打针吃药的时候他也没有大喊过什么,也从不反抗。


  “日向先生,请您再确认一下吧。看是否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身后的那个医生把他向前一推,一个没站稳,他直直倒进了男人怀里。但男人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厌恶地推开他,反而双手扶住他帮他稳住了。


  男人低下头仔细看了看他的脸,像是在确认完什么后,说:“没什么,很好。谢谢你了,医生。”


  这场交易进行的很快,就这样,他从一个人手里转到了另一个人手里。也不知道前方会有怎样令人绝望的未来在等着他。


  他低着头,手被那个叫日向的男人牵着,乖巧地跟着日向走到了位于地下的停车场。等日向开车过来冲他挥手的时候,他一脸茫然地盯着面前的这个庞然大物。说起来,按照正常人类的时间来算,他才刚刚出生不到一周,没有什么常识。他看见日向叹了口气,下车帮他打开车门,把他抱了进去。


  还好,不是什么坏脾气的人。他有些庆幸自己的好运。


  “话说,你有名字吗?”


  “名字?”他回想了一下在实验室里那些人对他的称呼,“实验品KT-0428。我的编号。我没有名字。”


  “啊,这样的话,不介意我叫你狛枝凪斗吗?”


  “嗯。”是有点难念的名字。实验品-KT0428——现在是狛枝,想着。估计这个日向先生申请克隆人是为了怀念某个故人吧。要是单纯地想弄个谁的克隆体做下仆或者发泄奇奇怪怪的性/欲的话,按照一般人类的思想,不仅不会对他温柔,也不会取有些绕口的名字。


  “呐,狛枝?”


  “嗯?啊,在。”刚刚适应新名字,狛枝还差点没反应过来。


  驾驶座上的日向给他扔来一堆花花绿绿的广告单,狛枝定睛一看,发现是这座城市里所有中学的宣传单以及资料。


  “识字没有问题吧?那个,我看你也是才十五岁的年纪,在这里面选一个你喜欢的学校吧,过几天就去上学好不好?”


  “这个… …可是… …那个… …”狛枝想起了之前在实验室受到的教育,“不是说克隆人不具备人权,不能上学吗?”


  在听到他的话后,前面的人突然沉默了。啊,糟糕了,明明有这么好的机会我为什么要拒绝啊!应该顺着他来才对!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狛枝慌忙道歉。但是车还是缓缓停了下来。


  完蛋了。看着日向下了车,狛枝不禁开始颤抖起来。现在日向会怎么做?把他扯出来打一顿吗?还是说会把他关进又黑又小的禁闭室里反省?天知道他最讨厌又黑又小的地方了… …


  “狛枝。我说过了吧,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狛枝凪斗。”没有冷语与拳头,日向从后备箱里翻出了一条温暖干燥的毛毯给狛枝裹上。狛枝吞了口口水,看着日向对他伸出的手。


  “走,下车。我们回家吧。”



  这样,自从来到日向家之后,狛枝就倍受日向的宠爱。日向虽然工作很忙,但从来不让狛枝帮他做家务,也不让狛枝出门,只是让狛枝为了之后的高中生活学习必要的知识和生活的常识。这种与之前受到的对待完全不同的方式,反而让狛枝更加惶恐不安。因为这样的话,他就无法得知日向对自己的忍耐底线到底是多少。


  在去中学报道的前一天晚上,与日向一起吃完晚饭准备收拾残局的狛枝意外打碎了日向家里的一个看上去很宝贵的花瓶——因为此前狛枝每天早上都有看见日向擦拭这个花瓶。原本以为这次会受到责罚,结果日向只是笑了笑,拿来扫帚给打扫干净了。


  “虽说是之前你买的,但是碎了也没关系,你没受伤就好。”在仔细检查完狛枝的双手之后,日向这么说。


  狛枝知道,日向所说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狛枝凪斗,是真正的人类,也是日向真正深爱着的人。和他这个冒牌货完全不同。日向之前对于他的种种爱与包容,不过是对已经死于爱人情感的一种寄托罢了。


  这种享用着他人的爱的生活令他不安。


  更加令狛枝不舒服的是,他人生第一天的高中生活确实如日向所说的一样平和。只不过造成这样的原因,全都是因为本体狛枝凪斗的好皮囊,身为克隆体的狛枝自然因为这副姣好的面容而大受欢迎。


  但克隆的人造人确实和真正的人类不同啊。


  说到底,有克隆人的诞生只是因为人类自己的私欲罢了。既然不能永生,那么就重塑一个自己。


  这样的生活于他而言就是一潭沼泽,他身陷其中,听到沼泽里的黑泥膨胀着叫嚣着想要将他吞噬。想要逃离,但无法逃离。只能任由灵魂发酵腐烂,无异于行尸走肉。


  直到后来,有一天,由于日向要加班无法和之前一样来接狛枝,他得独自一人回家。更巧的是,在狛枝下到二楼的时候,他碰巧撞见了校园欺凌的现场。被欺负的少女被那些人狠狠地踩在脚下,就算哭喊着求饶也无济于事,只能更加这些人的嚣张气焰。


  原本狛枝打算不管转身就走,他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回去太晚了日向会担心的。可他正抬脚准备离开,下一秒听到的话却让他随之一愣。


  “我说,不是说克隆体不能来学校吗?”


  “是啊,真是恶/心的母/猪。学习这种能力哪能是你这种人造人就有的,快点给我滚回去。”


  “话说,克隆人不是不受法律保护没有人权吗,那样的话就算我们做了什么也不会被追责的吧?”


  泥水漫了出来,掺杂着少女的尖叫声和施/暴者的哄笑声,和灵魂加速发酵了起来。


  不解不解不解不解不解不解不解不解愤怒愤怒愤怒愤怒愤怒愤怒愤怒愤怒愤怒愤怒愤怒愤怒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恨!


  平时冷静的大脑此时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狛枝把日向之前偷偷塞给他用以防身的瑞/士军刀掏了出来,从二楼上面跳了下去。


  后面具体又发生了什么,狛枝的大脑里是一片空白。只记得当时各种哭喊声、呻/吟声、还有自己身上的疼痛混杂在一起,脑袋都差点炸开了。再后来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里了。


  身旁脸色苍白的日向见他醒来,过来紧握住他的手。还是和很久之前一样,只是因为有浓浓的黑眼圈的缘故,日向看起来有些颓废。


  他说:“我们回家吧。”


  狛枝抱紧了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放声大哭了起来。



  再后来,日向就把狛枝锁在家里不让他出门了。狛枝知道——他没事的时候也会看看新闻——外面对于政府随意研究制作克隆人的抗议呼声是越来越大。日向为了让狛枝不受伤害,只能这样限制他的自由来保护他。


  但狛枝讨厌这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开始有了自己的见解,不必麻烦日向。他讨厌那些人,也讨厌政/府,但更讨厌日向,讨厌日向为他做的一切。不仅如此,狛枝把之前日向和那个真正的狛枝凪斗的照片全部撕毁烧掉了。还因为自己怕痛没有刮花自己的脸,反而把家里的镜子全部砸烂掉。他看都不想再看到和自己有着一样面容的家伙。


  在这之后,他终于疯了。


  灵魂早已腐烂,但是在日向给予他的爱的滋养下,它们结合长大,诞生出了丑恶的果实。


  ——他想要独占日向。怎样都好。他不喜欢日向看着他的时候,眼里所有的温柔都透过他传递给了另外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早已不在人世的人。


  “… …他们是丑恶的,低劣的,最下/贱的,为自己的私欲而战斗的物种… …”


  自己就是那个世界上最低劣的令人作呕的虫子。这个狛枝凪斗仅仅是为了日向创而活。


  “所以日向君,我才是一直深爱你的人。”


  少年最后一次张开双手,眼里全是那个人的影子。


  天亮了。




END






悄悄很难为情地补一句,后面差点写成了 这个狛枝的本命是日向emmm

其实这篇里的枝因为没有接触希望所以就没写后面有句 和你内心深藏的希望啊 ,其实是满脑子日向君的狛枝君什么的也很棒啊(喂(OOC别信


评论(5)
热度(33)

© 魔法芝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