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堆弹丸专用

CP洁癖慎点


是傻逼言论者


虽然以这种形式无法写出他们千万分之一的美好
也会想要以最粗劣的文笔写出自己所想所爱的事物

[狛日]少女仍不知道借宿的夜晚会发生什么

[狛日]少女仍不知道借宿的夜晚会发生什么




之前生病了,文档也被我删了一次,还正好没有存档(绝望

意识流,虽然写的很舒适,看着很差,抱歉 Orz

这篇是受一个男性朋友的影响,最近在进行一些学术交流咳咳

主要是日向兄妹和狛枝兄妹

少女真的超赞!这可是希望!

其实主要是妹妹们的百合,所以妹妹已经成功追到手了,哥哥要加油哦(笑

还是,欢迎捉虫,越写越差还又短真的是太对不起了

就当成补情人节的礼物,反正马上白色情人节了

以上




  湿嗒嗒的白色发丝黏在脸上,有些不适地用同样湿润的袖口擦了擦脸,狛枝凪子眯起眼看着正一脸惊慌失措地站在二楼上面、而且还提着那个滴着脏水的水桶的超市员工。


  糟糕透顶。今天真的是太不幸了。


  原本以为出门的时候摔了一跤还被兄长无情嘲笑已经够不幸的了,没想到刚来到超市就被人泼了一身的污水。狛枝凪子干脆脱掉了已经湿透的深绿色的外套,忧郁地看着里面已经被染成浅灰色的纯白衬衫,估计等会儿回家免不了一顿冷嘲热讽了。真是的明明知道会遇到不幸我为什么还要出门啊!


  “还是付完账赶紧走吧… …”为了避免再次摔倒,少女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在工作人员赶来之前迅速撤离现场。


  说起来,我为什么会来帮那个害虫哥哥带食物啊,她开始把记忆的时间往前回调。果然,她叹了口气,还是因为失恋。


  狛枝凪子,今年十六岁了,与哥哥一起作为本科生在希望之峰学院就读,暗恋同届预备学科一班的女同学已久。是的,是女同学。至于为什么会是喜欢同性这种问题,狛枝凪子也不太清楚,反正就在昨天放学的时候她去找人家告白还递了情书,然后对方就在一片起哄声中说只当她是好朋友并拒绝了她。少女的初恋就这样完蛋了。之后回家后她再也无法忍受,就十多年来第一次对着兄长大发脾气,然后哭哭啼啼地睡觉去了。因为今天早上醒来之后还是有些愧疚,所以就没有和往常一样跟兄长猜拳决定谁去超市买食物,狛枝凪子自己独自就出发了。


  人群运动得很缓慢,狛枝凪子感觉到身上的衣服已经不再滴水,甚至还有要干的迹象。少女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她用两根手指勾着那件有些味道的外套。因为是兄长借的衣服——她的外套早就在出门的时候脏掉了所以临时换掉了,她不能就这么丢掉,还是回家看兄长怎么处理。


  这种不幸难道还不够吗!少女内心非常不平静,不过这让她稍稍有点期待之后的幸运了。


  回去之后绝对要把所有事情都推个兄长去做,她想,她要先去洗澡,然后把衬衫扔掉,这真叫人无法忍受。


  “那个… …狛枝桑?”并不是很想回头,但在身后的人再叫了一遍她的名字之后,狛枝凪子彻底反应过来了,回头之后就看到了那双熟悉的草绿色眼睛。


  还是日向桑啊!!少女此时完全绝望了,这么狼狈的样子被日向桑看见了之后不是连朋友都没办法做了吗!要是日向桑嫌弃她身上有怪味的话就是最大最绝望事件了好吗!?


  “狛枝桑,你这是怎么了?”眼见日向创子又凑近了一些,狛枝凪子稍微后退了一点。


  “没什么的日向桑,只是刚刚被超市工作人员意外泼了脏水,很平常的不幸而已。”


  没想到她话音刚落,面前日向创子的表情就变得复杂起来。是我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吗?见日向创子转身离去,狛枝凪子的心凉了半载。不过很快少女又重新回来,还扯过来了一个穿着超市员工制服的青年。


  “狛枝桑你看一下,是他吗?”


  虽说当时并不是记得很清楚,但狛枝凪子看着面前的那个人腰间挂着的那个白色的毛球还是有些印象的,她的兄长之前也有,只不过后来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是这个员工泼了她没有错,可是… …她看了看日向创子,又看了看青年,这两个人怎么这么像。不关是模样,还是眼眸的颜色,就连头上的呆毛形状都是一样的,在她看来青年根本就是男版的日向创子。


  看见狛枝凪子盯着青年的脸一言不发,日向创子瞬间就明白了。她抓住少女的手,把手中的推车移到青年面前:“哥哥你就帮狛枝桑付一下款,我先带狛枝桑回去换衣服,要是她感冒了我可全怪你哦!”


  “我知道了,那你们快走吧。”


  日向创子摇了摇她抓住的那只手:“狛枝桑先去我家吧,我家很近的,现在你至少得先洗澡,感冒了就不好了。”


  “嗯,嗯?哦哦,好的。”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的狛枝凪子内心只有两个感受,还好这个人和日向桑只是兄妹不是夫妻相什么的,还有我的天哪日向桑拉我的手了她的手真的好软好软好软好软好想捏啊啊啊啊啊!



  日向创子的家确实里超市不远,两人跑了不到三分钟就到了。


  “狛枝桑,把外套给我就行了,你先去洗澡吧。”


  “嗯,好的。”日向桑的房间等一会儿出来打量也是可以的,“但是日向桑,我穿什么衣服呢?”


  “对啊,可是哥哥的衣服有些大… …穿我的可以吗?话说你内/裤脏了吗,需不需要换?”


  “嗯嗯,需要需要!”居然比她想得更棒,日向创子果然拿出了她自己的衣服,要不是理智还残存着,狛枝凪子早就想学习一下痴/汉什么的深吸一口气,不过内/裤是新拆封的有些可惜。


  在浴缸里放好了热水,忍耐了很久的狛枝凪子总算如愿以偿地舒舒服服地开始洗澡。她和兄长的体质都差不多,不过少女的皮肤更娇嫩一些,在之前的污水折磨中皮肤已经有些痒痛。不过能为此与日向桑拉近距离,这点苦难根本不算什么。之后和日向桑先成为朋友,然后再一步一步套到手,让日向桑再也无法拒绝。虽然硬来也很好,啊不行不行,我要温柔一些,把日向桑吓跑了就不好了。


  她又想起日向创子的哥哥,看起来就是一副严重妹控的样子,要是知道我想把他的妹妹套走他会怎么想呢?嘛,反正他不会有机会了,日向桑是我一个人的。


  少女有些得意,很快清理完脏水残留在身上的污垢后,就套上了日向创子准备的衣物。没能忍住诱惑的少女还是嗅了嗅身上的衣服,一股淡淡的艾草香味,和那个人一样。


  “诶,狛枝桑?已经洗好了吗?”出浴室门狛枝凪子就看见了端着一盘草饼、围着围裙的日向创子,“饿了吗,吃一点?”


  狛枝凪子点点头,乖巧地跟在日向创子后面。围着围裙的日向桑也好可爱,少女妄想了一下交往之后的同居生活,但一想到作为日向桑的兄长,一下班就可以看见围着围裙的可爱的妹妹来迎接自己,真是太可恶了!


  忿忿地咬了一口,里面红豆馅的甜味立刻充斥了味蕾。太甜了,比外面果子店卖的要甜得多,狛枝凪子没忍住皱了一下眉。她并不是很喜欢吃甜食,兄长也是,而那些味道太刺激的食物也不能动,所以他们家一般食物都是相当清淡。


  “啊!抱歉狛枝,我忘了你不怎么喜欢吃太甜的东西… …”


  低着头支支吾吾地红着脸说话的日向桑也很可爱啊!


  “没有关系的日向桑,我… …”看着日向创子接过自己手里的草饼然后咬了一口的狛枝凪子再也说不出话来,张着嘴卡了半天也没再吐出其他音节。


  “怎么了,你脸怎么还这么红?”


  “日日日日日向日向桑间间间间间间接接接吻!那那那个我我我我我咬过!!”


  “我知道啊,你咬过… …”反射弧过长的少女再次看了看手里的草饼,然后再看看脸红的对方… …


  “!!?”狛枝凪子感觉到了对方想要把手里的草饼扔出去的冲动,及时制止住了。


  “日、日向桑?”


  “唔… …抱歉,狛枝… …我和哥哥生活很久了已经习惯了… …那个,你不介意吧?”


  “我不介意!不介意的!只要是日向桑碰过的我都可以吃下去,真的!”


  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日向创子脸红着不再说些什么,也没什么其他动作。两个人相处的气氛太过尴尬,狛枝凪子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间,也不知道兄长有没有在找她,有些事情还是快点问比较好。


  “那个,日向桑… …”


  “嗯?”


  “我想问一下,你对我,真的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吗?”


  “狛枝?为什么要这么问?”


  “… …抱歉啊日向桑,昨天的事我还是有一些在意,如果有什么讨厌我的地方的话,我会改的。所以告诉我吧,日向桑。”


  她盯着少女的脸,一字一句地说着,她不知道这样是否会有什么希望,但总比试一试强。毕竟要是日向创子真的讨厌她的话,就不会再为她伸出援手。


  “我… …”她看见少女的手拴紧了些,沉默了良久后。


  “日向桑很讨厌我对吗?像我这样的人渣垃圾果然还是很讨厌吧?被我这样缠着日向桑一定相当苦恼,不过要是日向桑愿意一句话的话拒绝我那么以后我就再也不会来打扰你了。”


  “狛枝… …”


  “所以日向桑对我,是什么感觉?讨厌吗?”


  “不是… …”


  “那是喜欢?”少女没有吱声,狛枝凪子心里有了底。


  “那这样吧,日向桑,昨天我的情书要是换在今天的话,你还愿意接受吗?”


  “今天?我… …”大概真的就结束了吧,这段恋情。她叹了口气。


  “那么日向桑,我就先回去了,衣服我改天定会送来的。”


  “什!等一下!”少女伸手抓住了她的衣角,等她抬起头之后狛枝凪子才发现原来之前少女一直都在流泪。这还是她第一次把别人弄哭。


  她还是搞不懂为什么告白这类的事情会将双方都弄哭,不过她很快抱住了少女,揉着少女松软的头发:“日向桑,不要哭了日向桑,对不起,我不该这么问你的… …可是我只是想知道… …”


  “狛枝… …那你昨天说的,真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我怎么可能撒谎,我最喜欢日向桑了!”


  日向创子从她的怀里抬起头来,缓慢地、郑重其事地在凑近她的脸之后留下一个轻轻的吻。有些湿润,狛枝凪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少女第一次叫了她的全名。


  少女说:“我愿意。”


  终于份失恋的痛苦在二十四小时之后化解,原本以为暗恋就此失败的狛枝凪子没想到居然会有意外结局。把日向创子又抱紧了些,两个人便一起倒在了沙发上。只是抱一抱日向桑,这种事情对狛枝凪子来说已经很满意了。没想到居然真的会成功,希望之神果然还是眷顾我的。


  “狛枝… …”


  “我在呢日向桑。”


  “今晚就住在我家吧,借宿的话不会有什么吧?”


  “诶!当然可以!”不过这样的话太幸运了会造成巨大的不幸但是日向桑太可爱了绝对不想放手啊啊啊!




  所以就造成了日向·现在是妹控·创打完工回来之后看见自己妹妹与好朋友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抱在一起躺在沙发上:“你们俩在干嘛?”


  “哥哥!”日向创子赶紧推开了压在她身上的狛枝凪子,感慨还好自己哥哥的反射弧也长所以并不明白她们两个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哥哥,今晚可以让狛枝借宿在我们家吗?”她合上了双手:“求你了。”


  “嗯,我没什么问题,但是你主要要问问他。”日向创指了指自己身后,少女这才发现后面还跟着一个人。


  也是樱白色的头发,这是谁来着… …


  还是狛枝凪子先反应过来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女友——刚刚已经承认了——的兄长居然会把自己的兄长带来了,他们居然认识!想起刚刚开门的时候她们两个的姿势,狛枝凪子就觉得大事不妙。


  “杂碎哥哥,你怎么来了?”


  “哈?那还不是多亏了某个无能的妹妹,出去买几个面包居然用了四个小时,要不是日向君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知道你又掉哪里去了呢。”


  没有经历过狛枝式嘲讽的日向创子听得很懵,日向创则是一脸“啊又来了”然后掏掏耳朵,把狛枝凪斗推了进去。


  “所以… …”


  狛枝凪子吞了口口水,现在她和日向桑“新婚”的第一天晚上要怎么度过,就掌握在狛枝凪斗的手里了。她看见狛枝凪斗摸着下巴,视线在他们三个人之间扫荡,最终还是停在了她身上。


  “可以是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你说你说。”有条件就是有希望,一定要把握住。


  狛枝凪斗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日向君,我也想借宿。”


  日向创:“… …”


  狛枝凪子:“… …”


  日向创子:“… …”


  狛枝凪子:“你能不能下次别对着我说话,好恶心,会做噩梦的。”




  后来狛枝凪子知道原来日向创并没有给狛枝凪斗打电话,是他自己直接找到日向家这里来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并没有敲门而是乖乖蹲在门口直到日向创回来。


  狛枝凪子就趁着日向兄妹准备晚餐的时候,悄悄凑过去问了自己的兄长:“哥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昨天晚上我可是为了你专门去搜了和你同届的预备学科的资料哦,赞颂我吧,你可有一个好哥哥。”


  “… …你觉得我会信你吗,说实话。”


  “… …哎,好吧。”狛枝凪斗把手机递了过去,上面的那个红色的小圆点在黑白色的地图中异常显眼,他笑得很纯良,“我只是顺便安了定位器和窃听器,有问题吗?”


  这个倒是很符合你的个性… …但狛枝凪子又拨弄了一下,仔细看着那个红点的具体位置,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她终于想起来在日向创腰间别的那个小毛球是怎么回事了,应该就是狛枝凪斗给的,以前狛枝凪斗也说过给她,但那个时候她没有收。


  “… …哥哥,你这个变态。”


  稍微有点期待了,第一次借宿的夜晚会有什么惊喜呢。




  -END-


评论
热度(84)

© 魔法芝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