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堆弹丸专用

CP洁癖慎点


是傻逼言论者


虽然以这种形式无法写出他们千万分之一的美好
也会想要以最粗劣的文笔写出自己所想所爱的事物

[狛日]Reset 01

[狛日]Reset  01


文前

关于一个想得到圣杯却没有被选为御主的魔术师与一个同样想得到圣杯失去了御主的从者

这个圣杯战争私设超多

OOC有注意

有很多BUG注意(抱歉写着写着忘了一些资料 Orz

写的时候被朋友讽刺 “明明也是个月球人你居然连圣杯战争的常识都不知道”

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写多少,长篇烂尾预警

欢迎捉虫X



Once and for all,Doomsday really will have arrived.


01/


  日向创盯着窗外的这场暴雨想了很久。

  夏天的天气似乎就是这般变化无常,刚开始的晴空万里一转眼就变成了倾盆而下的大雨。雨声覆盖住了往日的蝉鸣。

  不过啊,最近这种天气又为什么会下这么大的雨。感觉很不妙,怎么看都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日向同学,已经很晚了,你还不准备走吗?”

  等最后一名同学离开前叫了他的名字后,日向才回过神来。但他没有回复,也没有转过头,只是沉默着站起身收拾书包准备回家。对他来说,一个人回家之类的事情已经算是很早以前就养成的习惯了。小时候因为家庭的某些原因,日向跟着双亲老是在不停地搬家,所以日向所就读的学校也经常换。日向对这种生活倒也没有意见,除了有时候双亲会千方百计阻止他去上学。

  日向知道自己的双亲一直都在躲着什么东西,只是他不清楚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用力扯平了因为长时间坐着有些皱的西装,背好书包,将伞从左手移到右手上。在关上教室门之前他最后看了一眼窗外。一个人在雨中漫步会是怎样的感觉?他轻叹了口气。

  他感到孤独且疲惫。


  今天的晚餐还是中午剩下的披萨,加热了之后的披萨又软又黏,有种奇怪的黏糊糊的口感。

  他将盛放食物的盘子轻轻摆放规整之后,就在桌前坐下,双手合十。“我开动了——”回复他的只有瓷器与金属碰撞发出的清脆的响声。

  双亲今天依然没有回家。现在很长时间里他都一直是一个人吃饭,加上今天具体是第几次了,日向也没有记过。反正他对和谁一起吃饭这种事情也不是很怎么在意。每天也只是习惯性自言自语,但他估计过不了多久自己又会再次沉默下来吧。

  “我吃饱了,多谢款待。”他说着站起身,在把盘子里的食物处理干净后,他轻轻放下手里的叉子,将它们连同那个上面还残留棕红色酱汁的盘子放进厨房的水槽里。

  晚餐时弄脏的碗筷是可以直接泡在水里,等第二天保洁员阿姨来了之后再清理也没关系的。日向很喜欢晚饭过后的那一点时间,除了可以就干脆窝在柔软舒适的沙发里,他还有更多闲暇时间可以做他喜欢的事情。比如说,可以去白天里父亲从不让他进的魔术工坊。

  今天也是如此。


  说起来魔术那种东西,听上去确实是让人觉得只应该存在于小孩子的有着骑着扫帚的巫女绘本之中。不过现实中确实有以血缘关系作为其魔术回路的传承条件的家族。就比方说日向创所在的神座家,不过他本人仅仅只是神座家的旁支的人罢了。

  除了一些新进的魔术师——他们通常因血统的不纯正而被其他魔术师看不起——之外,其余大多数魔术师都来自这些传承悠久的大家族。不过这些魔术师有一个通性,就是每过六十年,他们就会聚集在东|京。

  其中被选中的七个人将会于此,在暗中参加圣杯战争。

  争夺圣杯,这个万能的许愿器。

  然而所谓的圣杯战争,其实就是一个献祭的程序罢了。这个规矩是当年在东|京创造出圣杯的御三家规定的。被圣杯所挑选出的七位魔术师将作为御主,圣杯赋予他们如同参赛资格证一样的令咒。令咒共有三划。即是共有三次强制命令或强化他们召唤出那位作为武器存在的英灵的机会,可以为自己,为家族,夺得圣杯。

  英灵按照优势分为七个等级——

  第一阶位,剑士。

  第二阶位,狂战士。

  第三阶位,弓兵。

  第四阶位,枪兵。

  第五阶位,骑兵。

  第六阶位,术士。

  第七阶位,暗杀者。

  英灵依赖于作为御主的魔术师的魔力。无论是存于现世,还是行动,全都需要魔力才能维持。

  不过,偶尔也会有例外。


  同时,关于如何退出这场圣杯战争,也只有两种情况。

  第一个,死亡。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后,自然不会得到圣杯的认可,只能任其吞噬;第二个,失去从者。失去从者后的御主就等于没有了任何战斗的武器,被迫终止行动。不过这个时候需要小心的是,失去从者后很有可能会被其他御主追杀,应该立刻去向负责圣杯战争监督的圣堂教会提出保护申请,为了家族而选择苟且地活下去。

  圣杯战争何时结束?那是要等到互相厮杀到只剩下最后一名御主之后才能结束的噩梦之战。而胜利者则可以得到圣杯,实现自己愿望。

  说到底,整个圣杯战争,从头到尾都只是为个人的欲望而战的产物。


  日向移开那堆负责隐藏地下室暗道的杂物,脚踩在有些老旧的木质楼梯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魔术工坊是在圣杯战争中用以抵御英灵的武器之一,在一定程度上会有些效果。而日向所在的这间魔术工坊是神座家衰败之前的产物——但关于神座家为何会衰败的原因他暂且还不知道,与同年代的魔术工坊相对而言还算是比较优良的一类了。

  原本这间魔术工坊会根据使用者需要自动调节光线强度,因为长达十年的时间里一直被闲置从未使用。在日向的父亲重新打开这个通道之后,除开那些堆积在文件上的一层厚厚的灰尘外,这个功能也自然坏掉了。但日向去过多次,轻巧熟路,顺着楼梯就摸了下去。

  在踩到结实的地板之后,日向才打开了手电筒。凭着记忆,他顺利地径直走到了那张专门用来放置魔术道具的桌子前。然而出乎他的意料的是,原本为了方便练习魔术,而被他收拾干净的桌子上被放上一个有着巨大玻璃瓶一样外形的黑乎乎东西。日向稍稍愣了几秒后,一把把盖在上面的黑布掀开。

  啊。他睁大眼睛。那罐子里装着的,果然是那只静静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右手。

  不过更让日向感到惊喜的是,那个人终于回来了。还带着这只右手。

  “晚上好。我知道你不怎么喜欢等,日向君觉得这个怎么样?”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了过来,点点光点在他的身边聚集,逐渐形成了那个他所熟悉的人影。

  没错,这就是英灵。最厉害的幻想种。

  “狛枝,你出去这么久,只是为了这个?”

  “没办法,毕竟这可是日向君想要的呢。”被叫做狛枝的英灵又稍微凑近了点,由于实体化后的呼吸时带有温度的气息拍打在日向的脸上。日向伸出手,抚过面前英灵柔软的樱白色发丝,向后成功勾住了英灵的脖颈。

  “狛枝,你的、魔力… …又不足了吗?”

  “唔嗯,没办法呢。毕竟像我这种耗费魔力快的垃圾英灵来说,日向君每次给的那一点点魔力完全不够啊,只能这样了。”白发英灵如此抱怨道,又顺着日向的姿势吻了上去。

  他们不是第一次依靠这种体|液交换的方式来进行补魔。狛枝每次回来之后,基本都会这么做。开始日向还不情愿,后来渐渐也习惯了。因为这是必要的。


  ——毕竟狛枝不是他的英灵。

  ——他不是御主。

  ——他仅仅不过是一个没能被圣杯选中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魔法师罢了。


  狛枝通常会吻很久,很多情况下日向都是快因此窒息了的时候,他才会松口。即便如此,日向还是任由对方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里翻滚搅拌、以翻江倒海之势来进行体|液交换,虽然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依然很恶心。

  狛枝的话,和同性接吻这种事情,他又会怎么想呢?又感觉到了什么?

  他到底在想什么?


  “多谢款待。”

  在日向的意识溃散之前,狛枝终于放开了他。注视着日向因缺氧而垂下头轻轻低喘,恢复了魔力的狛枝换上了往常的另一种语气。他微仰起头:“啊啊,真是,日向君的魔力还是很弱呢。明明都已经吻了这么久了,就这么点魔力还是不足以支持使用宝具呢。真是绝望,这么下去可是毫无胜算啊日向君。”

  “… …闭嘴,这种事我当然知道。”

 “别生气啊日向君,来深呼吸深呼吸。 ”木桌上盛放福尔马林的玻璃罐不知道被狛枝什么时候拿了过来,“日向君的魔力虽然很少很微弱,但是有这个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在微弱的光的作用下,手背上面的东西终于显露了出来。

  那只右手背上的三道鲜红的令咒真是扎眼。他想。

  “日向君一直想要的东西,我可是完整地拿回来了呢。”

  喉咙有些干渴,他暗自咽了口唾沫。面前的英灵远比他想象的更强。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真的决定了吗?”

  “什么?”

  “契约啊,我是说,你已经决定要跟着我吗?”

  “哈?我还以为日向君要说什么呢——那是当然的吧,我都已经把这个东西献给你了。何况,这种事情在第一次补魔的时候你不就明白了吗?”日向条件反射性后退了一点,大腿抵在桌前。这哪里是什么英灵,根本就是那条伊甸园里吐着红芯子的蛇,诱惑着自己吞下禁果。不过自己也甘愿沉沦于此。

  “来吧,日向君。让我看看你的身上还有怎样耀眼的希望呢?

  “成为第八位御主吧。”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但这个梦并不像曾经他记忆里的那样的放松而自在。这里从一开始,就被红与灰与黑所充斥填满。

  他的眼中倒映着那漫天的火光和尖叫着四散逃难的人群。他踩过那摊血水走向最高处。

  好吵。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些带着熊形状的奇怪头套的人们,如同一条在高处睥睨一切的孤傲的狼。他听不清他们究竟在喊着什么,或许是在咒骂吧。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想着。

  无聊至极。

  他听见自己说。


  “呐,我说啊… …”

  “… …日向君?呐,日向君?”

  日向睁开眼之后就看见狛枝带着一脸笑意侧躺在他身旁。等下这槽点太也多了,他都无力吐槽了好吧。

  “日向君是做了噩梦吗?呆毛都焉了下来呢。”

  “梦魇了,还不是因为你。”

  “我?”

  “你难道不知道吗,御主可是可以通过梦看见英灵平生的经历片段。”说起来那段梦真的是狛枝的记忆吗?如果是的话那他怎么会感觉很熟悉。是和狛枝待太久连大脑都变得奇怪起来了吗。

  狛枝倒是有些惊喜:“没想到我这种渣滓居然能够被日向君了解,我果然还是幸运的吧。”

  日向强忍住给狛枝翻白眼的冲动,选择性无视了他的话,套上了件与往常无二的白衬衫。

  “今天还要去学校吗?”

  “嗯。”日向向有令咒的右手上缠上纱布,顺便撒了些医用酒精,“比起突然消失,这样更不会被怀疑。”更何况他不想因为魔力反应微弱的原因而拖后腿,至少得趁着现在这个时机尽快除掉其他的御主。他必须尽快结束圣杯战争,得到圣杯。

  圣杯… …

  自己为什么会追求圣杯?

  欲望?理想?不,不对,不会是那种东西。

  他又想起了那个血红色的梦。那个真的是狛枝吗?还是说那个人根本就是自己?

  算了!他拍拍脸让自己清醒些。别考虑这么多,打起精神来日向创!


  圣杯战争早已开始。



-TBC-



暂时性的,不知道能不能写下去(望天

感谢阅读X


评论(5)
热度(32)

© 魔法芝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