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堆弹丸专用

CP洁癖慎点


是傻逼言论者


虽然以这种形式无法写出他们千万分之一的美好
也会想要以最粗劣的文笔写出自己所想所爱的事物

[狛日]戒指

[狛日]戒指



一方失忆梗加上一方死亡梗

戒指的梗有原本就有来源的,是多年前看到的一篇同人,具体在哪里已经忘了(喂喂喂

总之先说一句很抱歉,我会尽力去找找看的

是BE注意

还是写不好感情为主的文章

很烂注意

是狛枝篇,之后还有日向的

开始其实是作为狛枝生贺的然而给朋友看了以后被说教了

现在生贺还没写完,这篇不是生贺请安心食用(并没有安心

欢迎捉虫 X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狛枝凪斗从昏迷中醒来过后就发现自己的两只手上都戴上戒指。


  这是一对婚戒。据苗木诚说,在他离开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并醒过来之前,它们就在他的两只手的无名指上呆着了。狛枝扬起手将这对戒指对准医院天花板上亮晃晃的灯,盯着它们仔细打量了好一阵子,最终才在自己残缺的审美观里找出了好看两个字。他把它们留了下来,苗木诚也没有阻止他。


  其实刚在医院里的时候,狛枝还并不打算这么一直戴着。只是在他取下其中一枚的时候,他意外发现了自己的无名指上居然会有一圈深红的印记,那是只有在戴了很久之后戒指才会留下的痕迹。


  苗木诚这才跟他说,由于上次与绝望残党的恶战,他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但关于他的那段记忆里到底还有什么,苗木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透露。


  狛枝倒也不在乎这些。他现在过得很好。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好。



  在失忆之后梦魇是很寻常的事情。


  狛枝翻了个身,听着身下的金属床发出吱呀吱呀的尖叫。


  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个梦了。还是那天,他只要闭上眼就能看到那架失事的飞机和在那漫天火光中满身是血叫着他的名字的双亲,空气里隐约还能嗅到烧焦的肉类的气味。在他决心要在这个梦中堕落下去的时候,一个他从未听过的声音响起。


  「你相信爱情与一见钟情吗?」


  「啊,那些东西啊,我是从来也没有相信过。其实怎么说呢,我觉得爱情也好一见钟情也好都不过就是荷尔蒙与多巴胺一起作用的结果,而这些分泌物只会扰乱我们的思维,欺骗我们的大脑,为发泄我们的肉|欲而欺骗别人。」


  「什么啊,你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不过,我也坚信着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这样一个人,她会让你疯狂,令你的爱刻骨铭心。或许就在你看到她的第一眼,你的心脏从此只为她一个人而跳动。」


  「相信我,代替我,活下去。」


  「@·^#^#^$&#*@!!!」


  耳鸣声再次响起,似乎还有些什么话,但他已经听不清了。


  等狛枝睁开眼时,他发现自己居然惊出了一身冷汗。戒指依然卡在手上,狛枝颤抖着把这两个温热的小东西取下来捏在手里,好像这样才能让他安心一些。


  怎么说,糟糕透了。狛枝想,他到底忘记了什么。为什么他会感觉像失去了重要的东西。


  只是记忆而已。不过是区区记忆。


  ——但为什么我会如此痛苦又悲伤?



  “恭喜,狛枝君,今天你就可以出院了。之后会有一个月的休假,趁着这段时间好好调养身体吧。”苗木帮狛枝把出院手续办理好之后,就带着他回到了未来机关的员工宿舍。


  “… …苗木君,这里是哪里?”狛枝仰头盯着那些一模一样的高楼,眼睛有些生痛。他残存的记忆里可没有这些东西。


  “是未来机关的员工宿舍,这里可以提供所有你需要的… …”苗木接下来还说了什么狛枝再也没听清,他只是觉得不是这里。潜意识里有一个人对他说,不能待在这里。


  “虽然有些冒昧了,但是苗木君,我还有地方可以选择吗?”


  听到狛枝的话,苗木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吞吞吐吐地说了,狛枝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在市中心有一套单独的住处。苗木说他可以直接回家,不过一周以后就需要每天早上来未来机关打卡。这个条件也不坏,狛枝点点头,也算是同意了。


  未来机关的总部离市中心不算太远,但苗木还是坚持开车把狛枝送回去了。狛枝看着窗外逐渐站立起来的钢铁巨兽们,开始习惯性赞叹希望并自贬。苗木也不好阻止他,尴尬地笑了两声算是回应了。


  “太感谢了苗木君,为了我这种垃圾而麻烦你,我真是太不知廉耻了。”


  “没什么的狛枝君,真的没什么的。”看着狛枝有继续想要传教的趋势,苗木连连摆手,“那我先走了狛枝君,有什么事的话就打电话给我就好。无论发生什么,也请务必冷静一点。”


  “既然是希望的意见,我一定会遵守的。”


  看着远去的苗木,狛枝又回想起刚刚他的话,冷静一点?难道自己是因为不够理智所以害得失忆了吗?那还真是不幸。不过之后前方一定会有更大的幸运吧!他如此猜测着,蹲下身提起了脚边的行李箱,不自觉加快了脚步。


  等狛枝摸索着钥匙打开房门后,摸到门口鞋柜上薄薄的一层灰时,他才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这里了。也许是因为他受伤住院加上失忆的时间很久了吧。狛枝小心谨慎地放好行李箱后,伸手打开了鞋柜。


  “… …哪双?”有两双拖鞋。狛枝皱着眉,他记得自己一直是独居的,也没有邀请过谁来自己家。不过那是他剩下的记忆了,说不定在自己失去的记忆里就交上了朋友呢!虽然对这种事情的突然出现感觉很奇怪,不过还是惊喜占较大部分,狛枝也没纠结多久,顺便挑了双就进屋了。


  等下周他就去未来机关问问,那个愿意和他交朋友的人是谁,不用多说,一定和苗木君一样,是一个很温柔的、充满希望的人。这么想的时候,狛枝的心情不自觉好了许多。


  希望。希望还真是个绝赞的好东西啊。那种只有绝对的幸运才能遇见的东西到底在哪儿?


  在客厅随便转了转,狛枝大概清楚了房间的基本布置。电器还能正常运转,水也没有停掉,这些应该也算是一种幸运了吧。午餐是在冰箱里找到的,是里面唯一一包没有过期的食物——或者说就是草饼。没有记忆的那段时间里自己居然也喜欢吃甜点了?狛枝的味觉还是不适应里面过甜的红豆泥,但他还是勉强咽下去了。


  这绝对不是他喜欢吃的,应该是另一个人。


  狛枝起身,准备把餐盘都收拾干净。但在他的视线接触桌面的那一刻,一种无名的恐惧感从他的心底钻出,席卷了他的全身。


  就算是吃这种东西,可我怎么准备了两个人的?


  他走了过去,低头看着另外一个餐盘。


  头好痛。像是被什么虫子一点点一点点啃食着脆弱的大脑,他甚至觉得自己快要溺亡在这该|死的地方了。两个人,朋友,喜欢的食物是草饼,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充满着希望与未来。眼前有什么熟悉的东西在一闪而过,但前方剩下的,只有无尽的黑暗与痛苦。



  「我说,不止是我们的眼睛会欺骗我们,我们的大脑也会。」


  「要是让我们的大脑以为我们受到了并不存在的致命伤,大脑照样会因为这样而向身体发出讯息,造成死亡。」


  「洗脑也是有这个道理。只要我反复给大脑输入一个讯息,大脑就会信以为真,从而控制身体做出反应。不过这种事实是没有办法长久保持的,所以我需要利用其它条件。」


  「请你好好看着,我是如何利用它的。」


  「#*@&#&#&@&6#^$7&#*@&!!」



  “喂,我说,听得到吗,狛枝君?”


  睁开眼后,就是熟悉的白色天花板。鼻腔里再次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狛枝稍微一扭头,就看见了刚刚分别不久的苗木诚。看见狛枝醒过来,苗木像是才松了口气,坐到了病床旁边的椅子上。


  “为什么… …”


  “啊,是这样,其实我当时不放心,所以一个小时以后给狛枝君你打了电话。因为你没有接听,所以我才又返回去看了看。敲门也没有人回应,所以才直接强行破门进来了,很抱歉狛枝君。”


  “没关系的,苗木君还真是个温柔的人呢,连我这种巨型垃圾都会细心照料… …”狛枝又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哦!对了苗木君,我能问一下,你喜欢吃草饼吗?”


  “诶?”在听到狛枝的话后,苗木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苗木揉了揉自己头发,一脸很苦恼的样子。


  狛枝很及时地缓解了气氛:“啊,不是,要是不小心让苗木君困扰了的话我会乖乖蹲回垃圾箱的。”


  “不不不,我只是有些困惑,狛枝君为什么要问这个?”


  “我的家里有两双鞋子和我不爱吃的东西,我也有摆两个人的餐具的习惯。这样应该是朋友吧?很好的朋友才会那么做吧?对吧苗木君?”


  在苗木抬起头后,他脸上的愧疚一览无遗:“… …抱歉啊,狛枝君,我不知道这件事情。草饼之类的我也不喜欢吃呢。”



  「我讨厌你。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都快被恶|心的感觉淹没了。我一直都在想,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死|去,从我的生活中离开。」


  「也许就是今天了。」


  「我知道,你也是一样的。」


  「对啊,要是我们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该多好啊。」


  「求求你@#$*&$#&**@#$*」



  又做噩梦了。


  对了,狛枝突然想起了那两枚戒指,之前狛枝把它们装进了衣服口袋里后就没再管它们了。它们会不会和这个人也有关系。如果是的话,加上戒指这种东西可不是会轻易送人的礼物,那么关系可不是朋友这么简单了,很有可能就是恋人。


  但狛枝又摇摇头,想要从大脑里拼命甩出这个可能性。不可能的,不可能有人喜欢上我的。被我喜欢上的话,绝对,绝对会是不幸的啊!而且这种不幸,也很可能是命悬一线的啊!要是这样的话,要是这样的话,再加上自己也是从死亡生命线上被拉回来的,应该,也许是,错不了的,是不是和自己一起出任务的时候死|掉了?


  狛枝把那两枚戒指从口袋里掏出来,放在手心里。爱的话是什么感觉,被爱的话又是什么感觉。太久没有品尝到所谓人间温暖的他,对于这些感情早就已经麻木了。


  真的是喜欢吗?


  真的又是爱吗?


  突然,他摸到其中的一枚戒指的内环里刻有什么字。借助病房外走廊的一点点微光,他逐渐看清了那个词。


  Hinata,日向。


  日向。他连着念了好几遍。日向。日向君。原来是叫这个名字。


  头更痛了,他紧揪住自己的头发。但是,好像真的想起来了。


  是那个棕色头发、有着异色瞳的、总是带着温暖的笑容的少年。是和苗木一样,那个面对绝望,也不会放弃的未来。原来如此,他闭上眼,这样好像也不赖啊。



  “呐,日向君。”他听到自己说,“等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我们搬到一起住吧。”


  他看见日向停住了脚步。夕阳的余辉散落在他的身上,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片温暖之中,那双闪闪发光的异色瞳里有着藏不住的惊喜。有时候狛枝也会这么觉得,日向君真是温柔得过分了。


  “好啊。”日向轻轻地回答道。



  原来,他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东西——约定与爱情——居然还会觉得不错。


  狛枝有些想笑,但在他发出声音的时候,听到的仅仅只是自己低沉的呜咽声。他想倾诉,想大喊大叫,想再叫一次那个人的名字,虽然他明白已经不会有人再回应自己了。


  「狛枝,知道为什么像婚戒这种戒指会做成两个吗?」


  啊,那种事情,我当然明白。所以你才会想方设法在你临死之前强行给我洗脑,说你不爱我,说我根本就没有遇见过你,想要消除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因为只有一个的话,一定会相当孤独吧。


  他将戒指戴在了手上。原来这颗心脏,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死掉了。





  “走吧苗木,时间到了。”


  “抱歉,十神君,雾切桑,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日向君和狛枝君要这么做。”苗木看着那两个紧挨在一起的矮矮的坟墓,在场的人都知道,其中的一个是没有尸|首存在的,“明明那个时候狛枝君已经决定了要重新开始生活,日向君也拜托过,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想起那天在他们找到狛枝的时候,日向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有临走时他穿着的那件的西装还在那里,早已被大滩的鲜血染红了。狛枝却什么也没说,只是低着头,嘴里不停念着日向的名字。


  “还是说也许,这就是他们所期待的终末吧。”




-END-





后面的一点话:顺便说一下,其实狛枝的失忆是心因病加上日向君洗脑造成的

其实中间有很多东西没有些出来,算伏笔,下篇会写的

可以猜测一下

同时谢谢看到此处的你 X


评论(2)
热度(66)

© 魔法芝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