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堆弹丸专用

CP洁癖慎点


是傻逼言论者


虽然以这种形式无法写出他们千万分之一的美好
也会想要以最粗劣的文笔写出自己所想所爱的事物

[狛日]合法同居

[狛日]合法同居  01

复健

魔法世界AU

*灵感来自以前看过的精灵与灯的短篇漫画(似乎是这个?

BUG很多,欢迎捉虫

设定全瞎编,最近好忙之后有时间就堆在这后面

也许是有后续的中篇

也许……

点我看日向卖身现场233

01  /

  事到如今,日向创还是浑浑噩噩的,脚下有点犹在梦中踩着棉花似的感觉。

  事实上造成他这种状态的起因,还是来自一个月以前。当时,作为这所魔法学院的预备役的日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被学院的魔法科里的一位老师一眼选中了,并且这位老师还非常热情地邀请他去魔法科的本科就读。

  在这个以身为魔法师为荣的世界里,这确实是一件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更别说被邀请的人还是魔法师的预备役。但也正是如此,日向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只有那一点点魔力的自己为什么依然会被选中。

  “因为我的班级需要日向君这样的学生,仅此而已。”那位名叫雪染千纱的年轻女魔法师在微笑着回答日向之后,就给他留下了一个月之后来本科报到的约定,顺便也帮日向在这一个月里恶补了不少本科才能学习的魔法知识。这样下来,日向自然就很清楚雪染的真心,所以就算之前他仍有些动摇和焦虑,一个月后他还是顶着那些流言蜚语,硬着头皮去了本科。

  只是感觉依然如梦般很梦幻就是了。

  魔法科本科的教学楼是与预备科的分开的,一来是为了防止预备科的预备役们因不满与本科学生发生冲突,更主要的还是二来能够显示出人与人之前的差别吧。日向站在本科教学楼的四楼走廊上,透过那里被擦得透亮的窗户,他正好可以看见预备楼的操场。你看看,这个世界上本就是不公平的,与其说你可以一-路平步青云,也可以一步掉入万丈深渊,倒不如说其实你从一开始就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这样的人生很悲哀啊。更别说生在一个魔法世界,只要没有魔法天赋你再怎么拼命也是无用功。

  按照约定,雪染和他说好的地点是在本科教学楼五楼的第四间办公室。到达目的地后日向先是瞄了四周几眼,确认了没有其他人在场然后才敲了敲门后推开门进去了。

  日向前脚刚踏进去立刻就看见眼前闪过一道红光,估计门上是被人施加了是监视或者检查一类的魔法吧。他再伸长脖子,探出头往墙壁拐角处一看,雪染果然笑眯眯的坐在那里,还伸手招呼他来坐下。

  日向挠着自己头上的短发,带着歉意的笑,快步走到了雪染面前的沙发前并坐好:“今天真的非常抱歉雪染老师,因为我以前从没有来过本科的教学楼,不自觉逛了一下,来晚了一些。”

  “没事的日向君,其实不如说该说抱歉的是我。”毕竟还是年轻教师,雪染并不会像那些习惯于兜圈子聊天再给你切入正题的老魔法师,看见日向对于自己的道歉有些困惑,她当机立断进入了正题。

  “这次主要是我想问一下,日向君你知道「原」吗?”

  “「原」?「原」… …哦,那个我当然知道,那个 「原」不是指万里挑一的魔法师吗?”雪染在听到日向的回答后满意地点了点头。毕竟,“万里挑一的人能成为魔法师,而万里挑一的魔法师才能成为「原」”这种连三岁小孩都听到过的老一辈形容日向怎么会不知道?不过… …“… …不过老师,我记得好像已经没有「原」魔法师了吧?”

  “嗯?日向君为什么会这么说?”

  日向想起了这一个月来自己恶补的魔法历史课里的内容,给予了雪染反论:“虽然「原」魔法师在所有度法师里是魔力储存量大且天赋极佳的佼佼者,但同时他们有一个甚至可以称作笑话的弱点,那就是「原」魔法师始终不能靠自己的双手使用魔法,只能靠给与其用精灵草书签订契约的契约者供给魔力让那个人来使用。所以现在那些魔法师世家都希望自己的后人能接近「原」而不是成为「原」。而那些已经成为「原」魔法师的人则被孤立,很少有留下后代的人,更别说成为「原」的几率本身就小到可怜。”

  他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也不排除有变异的可能性。毕竟太过强大的血脉更容易使后代产生「原」。”

  雪染点点头:“不错,「原」在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见了,不过也确实不是完全消失了… …”应该是注意到了什么,雪染突然停止了说话。她转过头去,朝着房间门口的方向喊了一句:“既然来了就别偷听了,直接进来吧。

  原来外面还真的有人啊。但估计那个人是用了什么魔法,虽然开始来的时候能感觉到但日向并没有看见此人。

  日向随着雪染的视线向同一方向望去,他这才看清楚那个一直躲在外面偷听的人还是个裹着本科礼服长袍的本科生。不过由于这个人低着头还带着礼服后的大兜帽,只留了几缕白发在外面,日向并未看清楚脸。

  “那还是让我来介绍一下,日向君,这位是我的学生,狛枝凪斗,你叫他狛枝就好了。”说完这句,雪染抿据嘴,沉默了一会儿又像下定决心般把后半句也说了出来,“日向君,狛枝君他其实… …是「原」,所以我才选中了你…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原来如此。日向抬头看了一眼那位叫狛枝的「原」魔法师,点点头。其实这一个月的训练里雪染的各种旁敲侧击,再加上雪染刚才和他提起「原」,他早就意识到了——不如说是现在才真正确定了,这一个月以来的疑问在那一瞬都全部解开了。雪染为什么会选中没有任何天赋他。她无非是想帮她的学生找到一名契合的契约者,而自己不过是碰巧中了头奖。

   “日向君?”雪染看他的脸色不怎么好,苦笑地安慰他说道,“其实在我教导狛枝君的这一年里,为了帮助狛枝君摆脱作为「原」的软肋,我暗中调查了许多学生,学院内的也好学院外的也好,都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你更契合狛枝君的魔力值。虽然你们的契合不能达到灵魂伴侣存在的百分之百,但是现阶段我能找到的最好的。”话毕,雪染立刻将双手合十:“所以,拜托了!”

  “… …我知道了。既然是老师的请求,我也没有什么不可答应的理由吧。”日向叹了口气。就当是在还这一个月以来的欠雪染的人情。虽然她开始的动机不纯, 但她确实是个好老师啊。“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如果这位狛枝君一旦找到了百分百契合的灵魂伴侣, 我就立刻离开从此再无关系,没问题吧?”日向这么说主要是因为他之前有听说过不少「原」 魔法师有在找到灵魂伴侣后杀死曾经的契约者,或者依然揪着别人不放来做仆人的事情。好歹他也还有自己的梦想,被这样绊住也太不值得了。

  “当然,这点我可以做保证。”

  “那么我们来确定一下契约的签订时间.. .诶你?”从进门开始就只是站着看他们说话的狛枝这时候走过来,还往桌子上拍了一张纸。日向仔细浏览了一下上面的内容,确定狛枝拿来的东西是精灵草书无误。

  狛枝这时候才终于开了口:“先暂时,三个月,没有问题吧预备役?

  为什么这人声音还挺好听的态度却这么恶劣?为什么会有叫别人预备役的习惯啊!

  算了。日向没吐槽出声,也没多想什么。当然,这个时候的日向自然不会意识到这份契约究竟坑害了他多久,直接在狛枝的名字下面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之后的三个月还请多多关照了,狛枝君。”

–TBC–

打算之后的三个月各种痛苦人身攻击.jp

评论(11)
热度(50)

© 魔法芝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