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堆弹丸专用

CP洁癖慎点


是傻逼言论者


虽然以这种形式无法写出他们千万分之一的美好
也会想要以最粗劣的文笔写出自己所想所爱的事物

[狛日]我是狗

[狛日]我是狗



第一人称

小学生作文

未来机关就职时期养狗

沙雕小短篇,6月沙雕月

OOC有注意

完了我好像考完试全挂科了所以那就自我放飞(不是你

收尾呼应,请给我满分,谢谢(不是

感谢阅读,欢迎捉虫




  我是一条狗,流浪狗。


  但要我说,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要做条平安过完一生的狗也不容易。前两年我为了活命,躲那些戴着熊形头套的怪人们,风餐露宿,所以就连我以前最引以自豪的这身金毛都发黑发臭了,我自己都嫌弃得不行。不过也就这样吧,毕竟生命诚可贵,且行且珍惜,苟活最重要。


  不过最近我流浪到了一座新城市。与之前的那些城市不同,这里没有那些戴着熊头套的怪人,但有很多穿着统一的黑西装的,他们左胸口那里还挂着明晃晃的金属片。虽然我没见着他们打狗,但我还是选择小心一点为上,所以在这座城市的最初那几天我一直缩在一个昏暗巷子尽头的垃圾堆附近。直到后来,有个来倒垃圾的男人在这里发现了我。


  “啊咧,这里居然还会有动物存在吗?”眼看着我步步后退,男人倒是饶有兴味地摸着下巴走近了些,“虽说你身上太脏了,但是作为一条狗能够在这样残酷的环境里生存下来的你也很了不起哦,也许是可以成为动物界的希望吧?”


  我的妈呀这人有病吧。还有为什么会有说着说着就突然流口水的体质啊,我又不好吃!感觉到我的狗命受到威胁,我赶忙一个狗急跳墙,往垃圾山上又扒拉了几步,拉开了距离。


  估摸着男人不会跟着我爬上来,就在我转过身准备狠狠地朝他吼几声赶他走时,巷子口的那边突然就走进了一个同样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居然还有同伙吗!我又有想要扑上去拼个你死我活的冲动,但那人看都没看我一眼,径直走到那个奇怪男人的身后戳了戳他的肩。


  “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回家了。”


  “日向君,有狗诶!”看男人没有反应,他又重新指了指我,“日向君!有狗诶!狗!”


  “… …我知道我没眼瞎。你这么激动干嘛?”


  “不不,我的意思是,日向君我们养狗吧!”


  恕我拒绝,我才不要让第一个主人就是这样的变态呢!


  “养狗?你连自己都养不好你还养狗?”


  “不是我养啦,是日向君来养,我就撸狗就行了。”


  “不要。”


  对啦对啦,就这样拒绝,我的主人可是要能够给我膝枕的美少女才行哦。


  然后我就看到了这个怪男人双手合十,语气里带着委屈道:“可是,我真的很想养一条狗来弥补以前的事啊… …现在好不容易有日向君能够帮我抵消这份幸运,日向君,我这个垃圾此生就只有这一个愿望了,日向君… …”


  “汪汪!”哇求你不要吵了好不好,我都看不下去了,不养就不养嘛我还不想跟你走。


  那人深思熟虑了三秒钟后,开了口:“… …好吧。”


  对嘛对嘛,不能养… …嗯?


  老哥!你这套路不对啊!为什么会突然同意啊!然后当我把视线转到怪男人那边的时候,我发现他手上突然多了一个红色的项圈和牵狗绳。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东西啊!你随手携带着的吗?


  我还没吐槽完,正准备走,居然就被那人套住了。


  “好的收工回家。”


  不,不要,我不要啊!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刚出生的年幼的孩子啊!我还年轻我不想死!


  我亮出爪子死死扣住这里的垃圾们。然而,就算我再怎样挣扎,终究还是逃不过这大魔王的手掌心。



  以上,就是我从一条流浪狗成为一条家犬的过程。



  现在我已经是条家犬了,日子也过得还算不错,至少每天一日三餐都吃得饱饱的,不用像以前一样天天饿肚子。


  顺带一提,那个把我强行牵回家的怪男人,我听其他人喊他叫狛枝,是个行为有点令人发指的希望厨。而当时和他一起的另一个男人,我也是听其他人喊他叫日向,是个有点微妙的草饼厨。两个人现在是住在一个宿舍的同居状态,同时也都是一家叫未来机关的公司的员工。


  不过说实在的,能达到他俩那种同居状态,大概只有情侣了吧。啊,或许他们就是情侣也会说不定。


  我这样说也是有原因的。两个人从来没有提过他们具体是什么关系,但就他们那种每天都黏糊糊得足以溺死人的程度,没眼瞎都看得出来。就那上次的事情说一说吧。


  在那次之前,当时我的窝还在日向的卧室里。那天晚上似乎是因为庆功宴的原因,日向很晚才回来。但那晚狛枝的心情似乎一直都不怎么好,在日向回家之前就一直在客厅里来来回回走着,也不像以前一样安静地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摸着我的头给我顺毛。


  大概快十二点了,门外才响起敲门声。但狛枝没有立马去开门,而是静静地看着门站了一会儿,在听到门外有人在喊他的名字的时候他才跑去开门。


  “预备学科还知道回来啊,我还以为你是不是走丢了。”


  “唔嗯… …今晚… …谁、谁让你不去的… …这次好像喝得有点多了,都怪那些家伙一直在劝酒… …”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总之还是先去卧室。”


  狛枝扶着日向的腰往卧室走,我也顺便跟了上去。结果他刚把日向扶到床上去,大概是想去拿醒酒茶之类的,但就在狛枝转身离开的时候,原本在躺尸的日向突然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衣角。


  “日向君?”


  “嗯,狛枝,过来一下。”狛枝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很快凑到了日向面前。在床下的我看不清他们具体在做什么,大概先是日向悄悄说了什么,然后他突然抓住了狛枝的衣领,在狛枝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我今天,赌输了哦!所以啊,他们说大冒险的话就是在狛枝这里完成就好了。还有啊… …嗯?狛枝?你是… …生气了吗?”


  狛枝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反问道:“既然这样,那我可以视为日向君的邀请吗?”


  “邀请?什么啊?”


  “就是帮日向君醒酒啊。”



  之后的事情我觉得可以完全不提,反正那天晚上我一直都没睡着。整晚下来我只有两个感受。一是年轻人就是体力好,二是明天我终于有机会陪家里的大小姐莫纳卡酱围观家暴了。嗯,我最喜欢女孩子的大腿了。


  咳咳,回归正题。


  其实最近这几天,家里并不怎么太平。这两人最近吵架了,现在正在冷战中。其实他们两个吵架和我也没有太大的关系,主要是因为他俩冷战之后就没有人给我填饭吃了,莫纳卡酱又因为要上学经常不在家,所以饿得实在受不了的我最终决定去挽救这场恋情。


  首先,我得先去给日向买草饼。因为据我观察,讨好日向比讨好狛枝要容易许多,而且只要让日向这边软化了,狛枝那边自然也不成问题。我先趁着两位都没注意,从狛枝的公文包里把钱包扒拉出来,挑了张面值大的后我就再偷偷溜了出去。


  叼着纸币飞奔的我,对于大街上的人类的这种或异样或吃惊的表情我已经习惯了,其实以前狛枝也有懒得出门然后叫我去跑腿的时候,后来因为日向的阻止才不了了之。哎,其实这点苦这点难还算不了什么,只要能够早点吃饭,没有什么是可以阻止我买草饼的脚步的。


  我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才在狛枝下班回家之前及时出现在日向面前。当然,在他看到气喘吁吁的我时确实吓了一跳,然后看到我叼着的草饼的包装袋子的时候脸色变化的速度得堪比狛枝翻书一样快。


  “幸运(Lucky),这是… …狛枝叫你买的吗?”


  “汪!”啊并不,其实只是想挽救一下我的晚餐,所以不得不这样做了啊。


  “这样啊… …总之谢谢你了。”日向接过那袋草饼,蹲下身笑着摸了摸我的头。


  其实偶尔被摸头也不错。


  “日向君!”狛枝正好下班回来,看到日向开着房门就立刻飞奔了过来,“抱歉,日向君,我想了很久但还是觉得果然还是得道歉才行… …抱歉。还有,今晚出去吃饭吗?”


  “嗯?啊,可以。”


  就这样,我挽救了一场爱情。而被狛枝拉着下楼的日向还不忘回头跟我提醒了一句:“乖乖呆着看家。”


  当然没问题。


  但是,等下,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汪唔!”等下,我的晚饭!我要饿死了!我的狗粮呢,为什么你们还不给我!这样的话那我做这些是为了什么啊喂!


  你们给我回来!!



  我是一条狗,曾经是一条流浪狗,还是一条家犬。更重要的是,我现在是一条单身狗,日常吃狗粮的那种。



-END-



我智障了

评论(3)
热度(35)

© 魔法芝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