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堆弹丸专用

CP洁癖慎点


是傻逼言论者


虽然以这种形式无法写出他们千万分之一的美好
也会想要以最粗劣的文笔写出自己所想所爱的事物

[狛日]撸狗才是人间正道

[狛日]撸狗才是人间正道




是犬狛注意!

割腿肉 Orz

很短,好OOC啊(绝望

为tag献出一点点冷冷的粮

喜欢就好

欢迎捉虫,感谢阅读 X




  某年冬季的某天夜里,日向创在自家门口捡到了一条狗。


  虽然在刚开始看见的时候,他并不确定这到底是一种妖精还是一种特殊的犬种——毕竟有着人类的外表却长着犬耳和尾巴这种生物更应该出现在童话绘本中才对。但看着对方眼巴巴地盯着他,尾巴耷拉着,还抖动着毛绒绒的耳朵,被击中心中某处萌点的日向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收养了对方。


  结果这一养就是五年。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日向君。”


  日向夹着一丝寒气挤进房门,刚刚换好鞋子,狛枝就走过来帮他解开围巾,随便凑了过来亲昵地蹭了蹭日向的脸颊。这么多年来早已习惯狛枝表达亲近的方式,所以就算对方是以男性的外表这么做日向倒也觉得无所谓,嘛,但他也不是完全有考虑过如果对方是女性的外表的话会不会更棒这种事。不过狛枝确实长得很好看这点也算弥补了这个遗憾吧。


  “今天好像比往常回来得要早呢。”


  “因为今天是和苗木合作的,自然快了不少… … 说起来今天狛枝想吃什么?”和往常不同,这次是在狛枝的帮助系上了围裙。主要还是因为看见了对方摇个不停的尾巴,日向原本作为社畜有些疲惫的心不自觉好些了,伸手揉了揉狛枝的头,还顺带捏了那对同样毛绒绒的犬耳。


  “只要是日向君做的,什么都可以。”


  “啊,对了,日向君不在家的时候,我已经把房间打扫干净了。”


  “嗯,那些花也打理了,这次我是很小心擦干净了叶子的,没有掐断任何新叶。”


  这,狛枝的这副样子… …


  “… …日向君?有在听吗?”


  这副样子,这副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在祈求大人夸奖的孩子吧!


  “有… …有的,谢谢了狛枝。”


  “诶,好冷淡啊。日向君难道不应该给我什么奖励吗?”


  果然!让狛枝做事的话,他之后肯定会要求奖励!日向在努力扳开狛枝紧抱在自己腰部的两只爪子无果后,只能无奈地询问对方需要什么奖励。


  原本以为和以前一样,狛枝最多提出让自己给他一个吻。然而,在得到日向的回应后,狛枝突然表情严肃地思索起来。这让日向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


  “那,今晚我想和日向君一起睡。”


  “… …不要。”


  “为什么拒绝啊,日向君不是最喜欢毛绒绒的我了吗?”


  “话这么说没错… …只是… …”只是每次和你睡的话,早上起来的时候身体都会被压得又麻又酸痛,到底谁才是抱枕啊!


  看见日向欲言又止,狛枝的耳朵离开就耷拉了下来,尾巴也是,脸上则换上了一副委屈的表情,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迷之丧家犬的气息。日向就拿他这个样子最没辙,底线只得一降再降。


  “你别这样…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好吧,开心一点,狛枝!你要是想的话… …唔!你干嘛!太紧了,我快喘不过气来了!狛枝!”


  日向话还没说完,又在被狛枝抱得更紧了。


  不过他并没有看见狛枝改露出计划通的表情。




  结果晚上睡觉的时候日向就又后悔了。


  狛枝睡觉的时候有个喜欢抱着他习惯,这个日向清楚,可是没人跟他说过狛枝喜欢趴在自己的胸膛那里乱动啊!很痒好吧!


  “狛枝!别乱动!”


  “嗯,可是日向君好像很喜欢呢… …”


  你到底从哪里看出来的啊?!啊,不行,又要被… …!虽然日向内心拒绝,但身体却依然很诚实地和狛枝滚在了一起。


  “唔嗯… 日向君… 日向君… …”狛枝反复嘟嚷着日向的名字,身体不安分地扭动着,那颗有着软绵绵毛发的脑袋蹭得日向差点没忍住想要狠揉一顿的欲望,虽然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说起来狛枝的反应有时候是很奇怪没错,但果然每天都能撸狗才是最棒的了。抱着狛枝的日向这样想着,乖乖地平躺着放弃抵抗,任凭狛枝在自己身上动手动脚。



-END-




想要吸犬狛!∑ 太太们产粮啊!(风暴眼泪

冷圈自己割腿肉!嘤嘤嘤好饿!(哭唧唧

评论(5)
热度(44)

© 魔法芝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