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堆弹丸专用

CP洁癖慎点


是傻逼言论者


虽然以这种形式无法写出他们千万分之一的美好
也会想要以最粗劣的文笔写出自己所想所爱的事物

[狛日]说着去救人却把自己搭进去的勇者

[狛日]说着去救人却把自己搭进去的勇者



题目好难取

很久以前聊到的国王枝与勇者创

谜一样的段子体与对话注意

绝望

写完之后发现OOC严重抱歉 Orz

感谢阅读,欢迎捉虫




01


  这个王国有个奇怪的传统。


  为了纪念第一个打败了恶龙、救出了公主的勇者,每过二十五年,王国的祭司们就会从全国所有刚年满十五岁的少男少女中选出一位作为新一任勇者。


  所以虽然勇者有很多,但恶龙自从那一次失败了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千百年来王国的国情也算是风调雨顺,人民安居乐业,很少发生内战。


  然而,在第四十二任国王继位典礼的那天,意外发生了。


  恶龙从天而降,在所有人都处在慌乱惊恐之际的时候抓走了新国王,还故意留下来挑战书让勇者来找自己。


  为了防止国家动荡不安,祭司们立刻封锁了这个消息,并无可奈何地把刚选中的第九十一任勇者送上了这条不归路。



02


  日向创就是这倒霉的第九十一任勇者。


  以前的那些勇者可是相当轻松,最多也就做做样子、扶个老奶奶过马路什么的就可以领着国家的救济过日子,算个闲职,因此有不少人愿意去。


  不过自从国王被抓走之后,原本的那些预备勇者大多都跑路了。没有人愿意去送死。因为谁都知道那个故事,那个初代勇者因为被恶龙诅咒,在回来后不到一个月就暴毙了,谁都不愿意去得罪恶龙。


  就在祭司们苦于找不到人手的时候,正好遇上了来报名当骑士的日向创。


  日向:“那个,我是来… …”


  祭司:“好的,勇敢的少年啊,以后你就是这第九十一任勇者了,我们会给你加上主角buff,你快去打败恶龙救国王吧!”


  日向:“???”


  日向:“不是,我是来申请骑… …”


  祭司:“没问题,马匹什么的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会给你配上最好的装备。来,这是全国最好的剑。”


  日向:“… …”


  祭司拍拍他的肩,严肃地说道:“去吧,勇敢的少年啊,从今天起你就是全国的希望了。”



03


  于是,勇者日向踏上了征途。


  不过走了一半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对了,那个国王到底长什么样子啊?”


  祭司们只和他简单的交代了一下恶龙的弱点与去龙巢的路线,并没有告诉他那个宅了很多很多年的新国王长什么样子。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反正据传说恶龙的人形通常很好看来着,那这个宅国王应该人畜无害吧。


  勇者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立下了一个天大的flag。



04


  经过了一周的长途跋涉,勇者日向终于走到了目的地。


  接下来可要万分小心才行。


  勇者警惕着四周,小心翼翼地向龙巢深处移动。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这里完全没有外界传言的那样冰冷潮湿,相反,龙巢里很温暖。担心国王会不会冻死的勇者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这条龙还有点人性。


  越往里走,勇者隐约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他找了一处勉强可以藏身的地方,暗中观察起里面人的动向。


  龙巢里只有两个人,半点龙的影子都没有。日向估摸着这条恶龙是化成了人形,现在的问题是在于分清楚到底哪个是国王,哪个是恶龙。


  凭着超好的视力,日向很快看清了两个人的样貌。离龙巢中心很近的那个白发少年模样相当俊朗,虽然模样并不是可以看得很清楚,但估计就是个美少年。离他稍微有点距离的棕发少年相较起来虽没有那么俊美,但更人畜无害一点。


  好的。日向确定了那个棕发少年就是新国王。


  才不是因为对方也有和自己一样硬朗的呆毛呢!



05


  勇者日向准备行动了。


  为了不让国王受伤,他必须先引开恶龙。虽然会有生命危险,但从小学习骑士精神的日向并不害怕。


  自古勇者和骑士是一家嘛。


  日向想着,提着剑光明正大地走了过去。


  注意到有人来了,龙巢里的两个人的交谈声停了下来,他们回头就看见了异常严肃的日向。


  见两人都没有出声,日向先开了口。他拿着剑,指着白发少年的鼻尖:“你出来,我要单独和你打。”


  白发少年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开始笑,或者说突然狂笑不止。原本就不怎么爱说话的日向立刻以为可能是自己的说话技巧不好,对方get到了什么笑点,还尚且年少的少年又羞又气,一时冲动走到白发少年面前一个手刀劈了过去。


  然后。


  然后对方就倒下了。


  日向有些怀疑人生。


  你们恶龙都这么弱的吗?


  但还是救出国王最要紧,日向赶紧单膝跪下给完全呆住了的「国王」行礼。


  “陛下,这里还是太危险了,我们先出去再说。”


  “不是那个,我不是,你搞错了。”「国王」尴尬地笑着挣脱了日向的手,“那边你打晕的那个才是国王,我是龙。”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先… …等等,你说什么?”


  「国王」见日向不信,就把一只手变成了龙爪给他看:“这里的地方太小,要是完全变回去的话会塌掉的,这样的话你应该相信了吧?诶,你别哭啊,我看你下手不怎么重国王他估计还没当场去世。”


  得知真相的勇者眼泪掉了下来。


  看来传说这种东西,还真的是不可信。



06


  “我和国王他,啊,应还是叫狛枝君吧,是很久以前就在雾切家的希望峰魔法学院认识了。”在日向的执意坚持下,恶龙——不,现在不应该这么叫了,是苗木诚,开始给日向讲述这件事的全过程。


  “狛枝君的性格虽然很奇怪,但也还是个好人,对我们这些非人类的种族都非常友好,我们也都很喜欢他。所以在他提出要我帮忙逃离这个典礼的时候,我也没拒绝他。”


  在苗木的口中,日向终于得知这个国王居然是自编自导的玩绑架,而原因仅仅是因为嫌烦不想继承王位。日向有些不能理解,国王的这个位置可是有很多人窥窃的,在这里就是拥有绝对的权利与财富。为什么这个狛枝凪斗那么奇葩,放着这东西不要非要跑去荒山野岭。


  似乎是注意到了日向的疑虑与不满,苗木立刻帮友人反论道:“日向君这么认为可就大错特错了。狛枝君放弃王位并不是什么没有意义的事,他会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他的父母就是在王位的暗中争夺中被杀害了。虽然最终凶手遭到了严惩,但狛枝君,他… …哎,其实这也是他为什么会来我们这里学习魔法的原因。他不想再伤害任何人。”


  “伤害… …任何人?”


  “嗯,狛枝君有一种幸运天赋,是会用不幸换来幸运,幸运又换来不幸的。他自己是说,他的父母是因为他才去世的… …”


  看起来当国王并不是那么简单啊。


  看着一旁依然在昏迷之中的国王,日向没忍住揉了揉对方的手。


  “对不起啊… …”


  “道歉我就收下了,但请勇者大人不要再揉我的头发了好吗?”


  “诶?诶呀!!你你、你什么时候醒的?”


  国王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有些厌恶地拍了拍刚刚头发被摸过的部分,居高临下地看着勇者道:“早就醒过来了,勇者原来都这么弱的吗?力度完全不够啊。现在的那些祭司们都眼瞎了吗,居然会选择一个没有任何才能的普通人?真的是太不幸了,好恶心,我还以为会真的有希望呢。”


  “… …不苗木你不要拦着我,反正已经是砍头的罪了我再打一次也无所谓了吧。”



07


  终于,经历了千辛万苦的勇者打败(?)了恶龙,救出了国王。


  故事就这么完了?


  并没有。


  “我不管,在亲眼看到希望之前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勇者完全没有料到,国王不仅是个毒舌,还是个严重叛逆的小孩。你还有一点作为国王的威严吗?


  “… …苗木君,你会什么安眠咒之类的吗?”


  “收到。”


  “什么!苗木君你不能与这种人为伍,像你这种希望的象征可不能堕落啊!”


  “不,狛枝君,我这次不能再放任你不管了。你必须得回去,不能再逃避了!”


  在苗木与日向的坚持下,狛枝终于败下阵来,同意回去。


  “可以不可以不用安眠咒啊… …”


  “不行,你太吵了… …”


  “区区普通人居然敢嫌弃我… …啊,好困… …”



08


  “麻烦你了日向君,我给你们提供了捷径,应该不用一天就可以回去了。不过需要注意,那一代有劫匪,那些祭司似乎前几日又下了诅咒现在我没有办法靠近王宫,请多加小心。我相信日向君你一定可以保护好狛枝君的。”


  “谢谢你,苗木,以后我还会来看你的。”看见化成巨龙的苗木渐渐远去,日向立刻回到了最初的警戒状态。


  他会带着大家的希望回去的,就算是拼尽所有也会保护好这个国王的。



09


  苗木所说的那个捷径是在那片横跨了整个王国的森林里。日向很感谢苗木帮忙带他们飞了很远,原本一周的路程现在被缩短到不到一天,马上,他们马上就可以回到王宫了。


  不过这里的确十分危险,危机四伏。因为执法困难,这里不仅有野兽,还有之前的一些叛军的后人为了以后有朝一日能再登上王位,也在这里面生活。


  可以说,日向一个人穿过这里已经是相当危险了,更别说还带着一个睡着了的没有任何武力值的国王。


  日向有些后悔让苗木给狛枝下安眠咒了。说不定他遇到危险的时候,还可以帮狛枝拖延一下时间,然后让狛枝回去叫援军呢。两个人都死在这种地方的话,不止是国家大乱,苗木的黑锅恐怕也再也脱不掉了。


  现在凡事都得小心。尤其要注意狛枝。


  然而日向忘记了狛枝自带的不幸与幸运buff。


  “什么人在那里!”


  糟糕!被那些叛军发现了!


  日向仍背着狛枝不方便战斗,原本想要直接跑掉,可他还没迈开腿就被层层包围住了。


  “喂我说,你是从哪里来的?”为首的叛军见他不说话,还背着个男人就往这些地方闯,自然有些疑惑,“你是来投奔我们的吗?”


  “… …”


  那些人都盯着日向的脸左看右看,有一个人突然叫出了声,认了出来:“啊大哥!他是那个,那个去救国王的勇者!一周前我就看见他骑马出城了,现在回来的话,应该… …”


  那些叛军慢慢把视线转移到日向身后的睡着的狛枝身上。


  运气真差。糟糕透顶。早知道就不应该走这种捷径。


  叛军们看着日向往后退了几步取出佩剑,再把狛枝护在身后的时候,就意识到了对方不仅是孤身还带这个拖油瓶。认识到自己的优势之后,行为自然比之前要放肆了不少,准备硬抢人。


  “我说,勇者大人——”为首的人故意拉长音节挑衅,“那种国王怎么样都好吧?反正都被恶龙抓走了,说明上帝都不想让他当国王,救他又有什么意义?倒不如就让他死在这里,反正那条龙你也处理掉了吧?等我们把他杀了,然后攻进王宫,我们就是双赢,到时候… …”


  “闭嘴。好歹给我注意一下你的言行啊,真是令人作呕。”日向想起了之前苗木的话,又继续皱着眉头说道,“他会变成这个样子不就是因为你们十年前的那次预谋夺位吗?你们难道连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连龙都知道的道理… …”


  日向越说越觉得气愤,持着剑就冲了过去。


  “而且就算这种人是废物也轮不上你们来处理!”我首先就剁了他。


  “诶!等一下!你不是勇者吗?勇者怎么能打人?”


  听到对方叫自己勇者,日向手一歪刺了过去,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啊,不,我一开始是打算当骑士来着,被迫成为勇者这种事情能怪我?”


  真的不能。


  于是那一天,叛军们终于想起来十年前被骑士们所支配的恐惧与屈辱。但他们能在日向还没恢复完体力之前就慌忙四散逃走了,或许也是一种幸运吧。



10


  赶走了叛军后,日向才感觉四肢脱力,双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没事吧?”


  “没… …嗯你怎么醒了?”


  见狛枝走过来扶自己,日向才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被狛枝扶到之前他睡觉的那个位置坐下。


  估计狛枝也听到自己说他是垃圾了。日向暗自咽了口口水。虽然那么说着,但其实他还不愿意就这么死去。


  日向正想着,突然狛枝就握住了他的手,双眼好像放着光:“日向君真的是太棒了!”


  诶?怎么和他想的不同?


  “什、什么啊?”


  “我的意思是说,日向君就算是个没有任何才能的普通人,也依然有希望啊!真的是太棒了!果然遇到那些人的不幸就可以换来看到日向君的希望的幸运啊!”


  “那个,狛… …陛下,口水… …”


  “抱歉抱歉。”狛枝顺手擦了擦口水,“我刚刚听到了,日向君你是想当骑士的对吧?”


  既然国王开口问话,日向也只能实话实说。


  虽然他原本就出生在离王宫很远的小镇,没有什么天赋和见识,但因为从小就很喜欢骑士的故事,日向每天都在很努力地练习,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来这里当上一名骑士。


  结果就在他历经千辛万苦来到王宫的时候,却被当成预备勇者被祭司们选中了。


  现在日向只是觉得前途渺茫且黑暗。



11


  最终给出日向答案的还是狛枝。


  “那么,日向君你即当勇者又当骑士不就好了吗?”


  “诶?这样真的可以吗?”国王的话让日向稍微欣喜了一下,不过很快头又垂了下来,“但是我临走的时候问过祭司们,他们说国家有文法规定啊,勇者不能同时当骑士啊… …”


  “那就改好了。”


  “嗯?等下,你这样不是以权谋私吗?”


  “那就用别的方法啊… …比如说… …什么的。”狛枝好像还小声嘀咕了什么,但日向也没多加在意。反正这个国王也不是奇怪一天两天了,以后多加注意就是了。


  “走吧,出发了。”


  马上就将会到达,前方正是王宫,以及充满希望的未来。



… …



101


  “其实我一直都相问,那个主角buff到底有什么用?”在回到王宫的很多年以后,已经从勇者职业退休的日向在帮忙训练下一任勇者的时候,意外发现了当年的祭司们在自己临走时加上的主角buff的魔法使用图示。


  “什么,我看看。”


  狛枝在仔细看来看从日向手里接过那张泛黄的写有古语的纸张后,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


  “怎么了?”


  “啊哈,我就说吗,日向君怎么可能在我喜欢上的时候同时也喜欢上我。”狛枝指了指纸上有被红色字体覆盖的地方,“这里,被强行加入了恋爱buff。”


  “… …那是什么东西。”


  “意思就是说,被加上了这个buff的人,会喜欢上喜欢着自己的人。就和日向君你一样。所以应该说是果然如此,以前就有觉得日向君喜欢上我只是个意外,现在看来还真的是个人为的意外呢… …真的是太绝望了… …”


  眼看着狛枝摸索着去找长枪,日向赶忙过去拉住他的手,提出了自己的反论:“那样是不对的哦,狛枝!我在祭司那边呆了很长时间,自然知道那些buff只能持续一年吧。你看我现在还在这里陪着你啊。”


  “日向君真的只是现在陪我吗?”


  不要给我玩文字游戏啊!虽然很想吐槽,但看着对方这么多年来依然很不安,日向把到嘴边的吐槽又咽了回去。


  “当然不止是现在,以后也会,一直都会。”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狛枝停下了去拿冈格尼尔枪的动作,反而往日向身上又靠拢了些。见对方没有推开,便放心大胆地动手动脚。


  “日向君当王后好不好?”


  “… …不要。”


  “可是这样的话,没有王后外面大概会议论吧?国家有动乱的危险吧?勇者可不能放着不管。”


  “比起这个,总不可能让一个男人当王后吧?”


  “无所谓了,反正大家都知道只是没有改口而已哦。”


  “你这家伙… …”





-END-

评论(6)
热度(127)

© 魔法芝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