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堆弹丸专用

CP洁癖慎点


是傻逼言论者


虽然以这种形式无法写出他们千万分之一的美好
也会想要以最粗劣的文笔写出自己所想所爱的事物

[狛日]偶像培育计划(上)

[狛日]偶像培育计划(上)



各种原因,分成两段

两个月前的点梗,而且还没写完(小声嘀咕 (…

 @清风绕月生。 

是未来机关+偶像

OOC有

想写暗恋双箭头狛日,然后明眼人都看得见的那种,结果emm

把狛枝君写得和死傲娇没什么区别真的万分抱歉!!(微笑着活下去

始终相信狛枝一点也不傲娇啊明明是耿直boy(挠墙

爆字数了(趴

这次写的时候感觉好多地方都很奇怪,欢迎捉虫!




  整件事的起因只是因为十神的一句话。


  这位超高校级的贵公子可谓把才能发挥到了极致,不仅有着超高的领导能力,经商自然也不差,从不做亏本的买卖。所以在某一天,拿着一打文件的怒气冲天的十神白夜在无视了苗木无力的阻止之后,给还在十四支部混日子的希望之峰原七十七期生下了死命令。


  “一个月之内,就一个月,如果你们还不做出什么有模有样的成绩,就给我收好床铺滚出未来机关。”


  文件被狠狠甩到了办公桌上,发出一声哀嚎。十神用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之后,转身摔门走了,无视了身后那群早已目瞪口呆地七十七期生和尴尬地扶着额头站在门边的苗木。十神发怒后苗木自知不容易劝住,只能帮着所有人找能够发挥他们各自才能的地方。


  一开始,事情进展的相当顺利。苗木通过分析每个人的特点,很快就联系上了需要人才的地方。已经被分配了任务的七十七期生们倒也没多大意见就出发了,毕竟苗木帮助了他们很多,同时他们也需要为之前犯下的事情赎罪。但在最后的时候,情况突然变得异常艰难,计划难以推进。



  “现在未来机关里只有我们十四支部还有一个记录管理的位置,需要从你们两个人之中选一个,要不你们商量一下?”苗木有些头疼地揉着太阳穴,他眼前的这两个人是七十七期中的最后两个没有被分配任务同时也是最麻烦的两人。


  “记录吗?真是的苗木君,这种事情让普通的平凡的日向君去做就好了,我的话就派去前线,反正幸运这种垃圾才能是完全可以用在战场上去扫地雷的哦。”开口说着令人担忧的话的是七十七期的超高校级的幸运狛枝凪斗。因为幸运这种才能范围太大很难找到需要的地方,再加上狛枝本人在社交方面并不在行,所以留在了最后。


  而被狛枝点名的日向创原本是希望之峰学院的预备学科,也就是普通人。但在后来,他参加了学院秘密进行的人体改造手术之后拥有了所有的才能,改名为神座出流的他连超高校级的希望这种才能也有。也正是因为太全能,所以在与七十七期生一起更生之后仍被未来机关高层处处提防着,上面下达的约束条件太多导致他也一直没有找到能够去的地方。


  在受到狛枝的日常嘲讽后,早已习惯的日向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选择无视掉对方答道:“但是苗木,我不想呆在未来机关… …更何况狛枝他身体一直不怎么好,你就让他留在十四支部吧。”


  “嗯?日向君是在逃避吗?难道还是在可怜我?虽然身体不好,但是我的体力完全没有问题的,而且这种早就可以归为残废的身体如果能为希望献身的话让我去死也值得。”


  “… …未来机关可不是这么没有人性的组织哦狛枝君。对了,要不先看看这个?”眼看着对面的两个人就要掐起来,苗木赶忙选择把作为Plan B的文件也推到两人面前,“这个计划书是我之前写过的,当然也成功通过了审核。只是当时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所以这个职位一直空缺下来。日向君和狛枝君的条件都很符合这个位置,你们看看,一个人留下当记录员,另一个去其他地区工作… …吧?”


  “如果没有中间那个可疑的停顿,我觉得你还是很可信的,苗木。”吐槽的一方是首先接过文件的日向。而看着文件落入对方手上的狛枝看上去不情不愿地凑了过去。


  “哈?作为预备学科的你究竟有多大胆,居然敢质疑充满希望的苗木君… …”狛枝原本打算就这么讽刺下去,但在他看清楚文件的标题后,就像卡带的老旧磁带一样停止了发声。




超高校级偶像培育计划


对象:暂无


目标:通过偶像渠道,以传递希望为目的,进行一系列偶像活动… …



… …



未来机关十四支部  苗木诚




  “… …”


  “日向君?狛枝君?”


  虽然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但苗木还是被突然沉寂下来的气氛了大跳。果然还是不行啊,这么想着,苗木的呆毛就垂了下来。这个计划原本在设计的时候确实是加入了自己的私心,再加上当时十神和雾切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也希望能够成功,只是现在… …哎… …如果日向君和狛枝君都不行的话,大概真的没有办法实现这个愿望了吧… …


  “… …我明白了苗木君,我能先询问一下狛枝吗?”


  “诶呀?”几乎是与苗木同时抬起头来的狛枝面对着日向,向对方投去一种惊奇而饱含复杂感情的眼光。在得到苗木的许可之后,狛枝挑了挑眉首先出声问道:“你想问什么?”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上次那件事,上次聚会上你还没有对未来做出过打算,只是现在想再问清楚一点。”


  接到日向询问的狛枝先是一脸了然,但又立马变换了表情,头有些微微上扬,说:“哦,那个啊,就算我说了,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的未来不会和你有任何关系。”


  “… …是这样吗,我明白了。”明明面对的是狛枝充满敌意的回答,日向却做出和以往完全不一样的退步反应。但他这样过于平淡反而让人有些害怕,而这点也是未来机关的高层们所担心的。


  苗木有些苦恼地挠着头。他实在没有办法为这两个人选择满意的去处,就连现在看着他们不断恶化的关系也没有任何能力去阻止。他不想曾作为前辈的狛枝因此受到伤害,也不希望日向就这么失去自由永远活在未来机关的监禁下。思考了半晌,苗木还是下定了决心,提出自己的建议:“没事的日向君… …不如我们,这样,我们抽签吧!日向君,狛枝君,我们抽签决定去处不就好了?”


  “抽签的话那家伙不会作弊吗?他和你一样,可有超高校级的幸运才能哦。”日向指了指他身旁的重新读着文件狛枝。“那个… …好吧,那我们— —”


  “但是我接受。”出乎意料的是,日向还是打了个响指,就像和以前打出言弹那样赞同了苗木的方案。当然,狛枝似乎不怎么高兴。


  “什么啊,难道预备学科的你想和我赌幸运吗?虽说只是很垃圾的才能,但好歹是超高校级哦?和预备学科普通人的日向君可不同。”


  “区区幸运而已,我也是有的。”


  “原来如此,还有幸运的才能残留着的啊。”就在狛枝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的时候,日向已经在得到苗木的同意后,从文件上裁下两条长宽相同的纸条,再把它们折叠成大小相同的方块。“里面有字的那条就是留下来的,没有字的白纸就是去执行计划的,这样没问题吧?”


  狛枝点点头。但在伸出手捏住纸块的前一秒,他微微停顿了一下,多瞄了几眼日向。“日向君既然敢和我赌的话就不会作弊的吧,当然,就算作弊了我的幸运也会把我想要的争取到手的哦。况且,我也相信日向君不会作弊的。”


  但日向看上去不为所动:“你要先抽就抽,说这么多废话干嘛。”


  “好好。”


  选好之后,狛枝就打开了那条折好的纸条。但日向只是看着狛枝手里的动作,并未打开自己的纸条查看。等狛枝完全打开后,里面的文字就显现了出来。应该是和自己所期望的不同,狛枝的眼里流露出了惊异的神色,扯着那张纸条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而日向却长舒了口气,脸上挂上了笑容。


  过了好久,狛枝才终于吐出一句话:“… …真是不幸。”


  “那么我就先走了,苗木,还有狛枝,”日向站起身来,将手里的那块捏得有些皱的纸块扔进了垃圾桶里,“具体的时间到时候你再通知我吧,苗木。我先回宿舍了。”


  “哦?哦哦好的。”


  在目送日向离开后,苗木依然疑惑不已。照理来说,狛枝的才能,那种强运本不会输给人造的幸运才对,而且狛枝是想去做那个任务然后让日向留下来吧?那为什么这次会变成这样?就算日向动了手脚,也不应该影响到狛枝的幸运才对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


  “苗木君。”


  刚才太多专注于自己思考,苗木并未注意到一直没有开口的狛枝偷偷溜到了垃圾桶旁,把那块纸块捻了出来,再重新打开。


  然后狛枝的表情就变得凝重起来。


  注意到了异常,苗木也走过去,蹲在了狛枝的身边:“怎么了狛枝君,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的吗?”


  “… …不,没有哦。”狛枝这么说着站起身,却把那条和自己之前的纸条一样的,一面是白纸一面是文字的纸条揣进了口袋里。他往门口的方向退了几步,“这种事我单独告诉日向君就好了,不用麻烦希望的苗木君了。那我就先走了。”


  … …干嘛做得像逃命一样啊狛枝君。看着曾经的前辈像遇见了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样飞快地开门溜走,苗木有些无奈地在心里吐槽。那种事情明明大家都知道啊,所以才会… …


  说到底,这两个人到底在搞什么啊。



  “所以,你就用那种方法让狛枝输掉了,自己来参加这种看着就不靠谱的计划?”


  “什么叫不靠谱的计划啊左右田,我看了那个计划书,好歹苗木还是写了训练方案的,那个还行得通。”


  “啊那、那个我当然明白了,只是日向,”左右田撇了眼四周,才继续说到,“你现在可是什么才能也没有啊,这种强度的训练,时间还那么短,真的没有任何问题吗?”


  日向拍拍胸膛:“好歹我也是个有正常体质的男人啊,就算没有才能,只要努力的话一定会有结果的。而且如果连你都不愿意相信我的话,大概我就真的做什么都不行了吧。”


  “那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那我就先走了,你继续去训练吧。当然也要注意休息啊,别累坏了。”


  挥手和左右田告别之后,日向才彻底放松下来,直接瘫坐在地上。


  完全不行。


  只有他自己明白。计划成功的所有可能性都是建立在“日向创还有才能”的基础之下,可是现在自己除了身体的恢复速度比一般人要快以外,还有什么可以用的才能呢?


  当年的「神座出流计划」依靠的就是压制住情感而获得才能,现在他的情感又回来了,才能的消失不可避免,只是日向没有预料到会有那么快。而且这种强度的训练不可能让刚从程序里苏醒不久的狛枝来承受,在大家的期望下,他只能无可奈何地硬着头皮上。


  “… 我是笨蛋吗… …”


  就算知道靠努力是得不到认可,他也甘愿赴汤蹈火,所有的伤痛都选择自己独自一人承受。还是说,这就是“日向创”吗?


  应该怎么办才好啊… …




-TBC-

评论(5)
热度(42)

© 魔法芝士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